火星文学 - 都市小说 - 极恶学院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首次任务(七)

第十一章:首次任务(七)

        在二楼的枪声响起之前,张健凡走到三楼走廊尽头的办公室,他拉开房门,也就在他开门的瞬间枪声响起,而他已经提前挪动了自己的脑袋,躲过了这本应该爆头的一枪。

        刚才的战斗让张健凡绑好的头发散开,披肩的长发加上脸上的灰尘让他有一种难以形容的美感,办公室内的斯通本想再次开枪,张健凡却率先用手刀重击手腕,斯通手中的枪自然而然的脱落在地。

        显然,斯通在经过刚才这一瞬间自己两次出手,两次吃瘪显得有些吃惊。

        而张健凡没有继续进攻,反倒是从自己的衣服中掏出一根最普通的黑色头绳,随后熟练的绑好自己的头发:“看来打你不需要带指虎。”

        斯通曾经是一位军人,大小战役也经历过几次,命悬一线的场面也时有发生,可他从没有觉得曾经那些让自己险些丧命的时刻有眼前这个男人危险。不过越是这种时刻,他越不能自乱阵脚,反倒是用强硬的语气说道:“以前的我可是军人,学的都是杀人的技巧,要说危险,我可比枪要危险……”

        他的大话还没说完,拳头就已经砸在了他的脸上,他只觉得这一瞬间疼痛从面部遍布全身,眼前也漆黑一片,看不清任何的东西,他还没反应过来防御,肚子处又传来一阵剧痛,就如同被一根铁棍穿透一样,连续三拳,他感觉到自己从内而外,涌出一股甘甜,经过舌头的时候,则变成了腥臭的味道,他张开嘴巴,血液喷涌而出,如同喷泉一般,而张健凡却及时躲开,没让血液喷撒在自己的身上。

        脱离了张健凡的束缚,斯通刚想倒地,却又被张健凡抓住,张健凡左手缠住他的手臂,右手再次重击三次他的腹部,又是一阵呕血,斯通觉得自己的视线越来越不清楚了,可他知道,如果他反抗的话,可能会死,但是如果他现在什么也不做的话,就是等死。

        斯通努力稳住身形,抬起双臂,打算以拳击的架势迎敌,可张健凡依旧不给他任何机会,再次用出一招“膝盖踢”,踢碎了斯通的左膝盖,斯通之前一直在极力忍耐,不发出叫声让自己显得没有那么丢人,可膝盖的剧烈疼痛终于打破了他最后的防线,惨叫的声音几乎回荡在整个三楼。

        斯通因为膝盖的碎裂失去平衡,本应该倒在地上,却被张健凡一手掐住脖子,然后重重的顶在了办公室的玻璃上,办公室的玻璃随着撞击发出丝丝裂纹。窒息的感觉让斯通的双手本能的想要抓开张健凡的手,可那手就如同一般焊住的铁钳一般动弹不得。

        斯通能感觉到,眼前这个男人明明可以轻而易举的杀死他,但是似乎是因为什么事情,导致他有一些愤怒,而这种愤怒使得他不想让自己死的太快,他要慢慢的折磨自己。

        恐怖,太恐怖了,斯通想起了自己曾经为了向人质的家属要赎金,虐待那些人质的场面,当时的他觉得自己就是从地狱来到人间的恶鬼,世间的人都应该害怕他。可眼前,这个男人却让自己感到恐惧万分,他才是不折不扣的恶鬼。

        他感觉到自己马上就要气尽,此刻他反倒是觉得解脱了,觉得自己或许能死了,可这个时候,对方却鬼使神差的松开了他的手,本能让他再度呼吸,可活过来的代价就是需要面对眼前这个恶魔。他的视线清晰了许多,也能看清眼前这人的面貌,不得不说,斯通一个粗糙男人也觉得张健凡有一种美感。可紧接着他迎面而来的拳头便失去了这种美感!

        这一拳下去,斯通只觉得自己七窍流血,身后的玻璃又因为冲击碎裂几分,这时斯通才突然回忆起,自己为了保障安全,办公室内安装的,可都是防弹玻璃!

        鲜血掩盖住了斯通的眼睛,让他再次无法看清前方,紧接着第二拳,第三拳,随后第四拳不再攻击他的面部,而是他的胸口,他只觉得自己胸口似乎凹陷了进去,然后身体随着玻璃碎裂的声音倒飞出去,缓缓坠落,又重重的摔在二楼的铁板上。

        斯通想要喊叫,可他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他知道自己办公室下面是二楼自己坠落到二楼的平台上了,他伸出手想要攀爬,趁着那个男人走下楼梯的空挡离开,可他想错了,那男人根本没打算走下来,而是直接从楼上跳了下来,随着沉重的落地声,斯通感觉到了一种绝望,他想死,他很后悔刚才在他办公室里,他开的第一枪是朝着这个男人,而不是自己的脑袋!

        张健凡来到快要失去意识的斯通的身边,他没有继续攻击,而是缓缓蹲下,刚才重击的几拳让他的手也略有擦伤,他只是简单的看了一眼自己的拳头,随后拍了拍斯通的脖子,想让这家伙清醒一些,不要睡过去:“喂,你可别死了,上面要求我们抓活的呢,放心,致命的地方我都没碰,要不然你早就死了。”

        这句话,倒是让斯通松了一口气一样,起码这样,自己在短时间之内就不用被虐待了。冷静之后,便是恼羞成怒的愤怒,他努力睁开双眼,想要营造出怒目圆睁的表情,可他的眼睛被自己的鲜血覆盖,根本看不清楚前面:“你知道我是在为谁办事吗?”

        本带着几分怒意的张健凡被他这句话给逗乐了:“怎么,你难不成打算自己交代了,那再好不过了,要不然抓你回去也是审问,你直接交代了,没准还能免除这些步骤。”

        似乎是听出了张健凡言语中的满不在乎,斯通内心更愤怒了,他愤怒的是眼前此人的无知,还愤怒自己身后的巨大靠山竟然会不被外界熟知:“听好了,你们惹了death!”

        “我们……惹了……死亡?”张健凡实在是听不懂对方的话,“难不成这是什么新的网络语吗?”

        斯通怒的开始咬自己的牙齿,发出咯吱咯吱的刺耳声:“是死神!我在这个位置,替death的车轮王做事,你们毁了他的生意,他一定会发疯了一样的报复你们!”

        斯通所说的都是英文,这也导致张健凡所听到的内容都有些奇怪,“车轮王”?这又是是什么新的网络昵称吗?张健凡实在是想不通,也懒得和眼前这家伙交流了。

        “哈哈哈哈,害怕了吧,我告诉你,车轮王折磨人的能力,可比你还要恐怖,等他查出你们的身份,你们一定会被折磨的生不如死!”斯通放肆的笑了,可他发不出太大的声音,只有张健凡能听得到。张健凡本想让他昏过去安静一下,可他刚刚想要动手,便听见从二楼的西北角传来一阵枪声!

        张健凡猛然站起,然后迅速朝着二楼的西北角跑过去,他没管斯通,是因为他对自己的下手力度把握的很好,他确定斯通一定跑不了,就算不打晕他也没什么关系。

        来到西北角关人质的房间,张健凡先是看到了被枪打破烂的门,然后便是房间内四个被吓的瑟瑟发抖的人质和一个似乎刚刚才醒过来的人。

        张健凡扫视了一下那人并不是自己认识的人,便立刻补上一觉,那人又失去了意识,只是这次似乎呼吸也停止了,并非简单的昏过去了。

        张健凡注意到了破碎的窗户,他迅速到窗户旁边,朝着下面看去,而后除了在外待命的卡恩、乌兰妮,还有在外狙击的奥兰多以外,其他人也都循着枪声赶了过来。张健凡看到了摔落在一楼叠在一起的秦溪望和厂房里最后一个敌人,他立刻从窗户处翻了出去。

        其他人有能力的也跟着翻了出去,没有能力的便迅速去找楼梯。

        张健凡用手探了一下秦溪望的鼻息,确定了秦溪望还活着,然后看了一眼秦溪望的防弹衣,左胸口有三个窟窿,距离太近,防弹衣根本挡不住,两颗子弹贯穿,一颗子弹似乎是停留在了秦溪望的身体里,如果不及时治疗,秦溪望绝对活不下来。而被秦溪望从楼上扑下来的那个人明显是后脑率先落地,而且摔得不轻,后脑和地上全都是爆炸形状的血迹。

        泷望月也注意到了秦溪望的伤势,用日语骂了句笨蛋,随后立刻用自己的手表联络了黑纳斯学院:“任务已经完成,教室秦溪望身受重伤,迅速来接我们回去!”

        张健凡扶起秦溪望的身体,看向众人:“谁有急救用的东西?”

        所有人都沉默了,偌大一个“班级”,里面包含了狙击手、黑客、盗贼、打手、驾驶员,却唯独没有医生,张健凡立刻卸下自己的防弹衣,然后脱下自己的衣服,撕成布条做一个简易的绷带,暂时的缠在了秦溪望的伤口处,可这根本没有太大用处。

        现在众人能做的,只有等待。

        “他做了什么?”张健凡沉声询问。

        “我告诉过他,不用救那几个人质,直接炸了就行,但是他偏不听,说他是逞英雄倒也不至于,估计还是圣母心泛滥。”泷望月蹲在秦溪望身边,用手尽量用力的按压住他的胸口,“可他不听,偏要去救。”

        霍启肖也面露惋惜神情:“秦老师是个好人,做的也是好事,起码四个人质安安全全了吗不是,哎,简直太可惜了。”

        大小兄弟更是直接哭成一团抱在一起。

        “你和老霍明明能不费任何力气就把人质救出来,你明知道他是个什么都不会的废物,为什么一定要让他冒这个险?”张健凡没有去看任何人,可他言语中尽是责怪。

        张健凡的语气让泷望月有些许不悦:“张健凡,注意你说话的态度,我不愿意去冒这个险,也没有义务去冒这个险,他愿意做这种任务之外的事情就需要承担这样的风险。”

        张健凡没再说什么,确实他没有资格和泷望月争吵,毕竟泷望月享受的是冢虎级别教师的权力,甚至泷望月也完全可以直接用智能手表触发张健凡的神经毒素树,让张健凡为自己刚才对他不敬的态度付出代价。

        半个小时之后,黑纳斯学院的飞机降落在工厂附近一处较为平坦的地面上,大小兄弟火神十郎,加上霍启肖四人用担架将秦溪望送到了飞机上,而斯通则被特制的绳子捆好,然后被张健凡一路拖着上了飞机。

        这次的飞机上,多了一个短发的小个子女人,女人身形较为瘦弱,面容十分可爱,一双大眼睛非常灵动,手上并未佩戴手环,而是和秦溪望,泷望月一样佩戴着智能手表。她并未理会被抬上飞机已经奄奄一息的秦溪望,反倒是跑到了泷望月面前,带着灿烂的笑容朝着泷望月深深鞠躬,并且用日文大叫了一声:“少爷!”

        这一声非但没得到泷望月的笑脸,反倒是迎来了一个巴掌:“蠢货,你没看到那里有一个伤员吗!赶快去做你应该做的事情!”

        这一巴掌力度十足,女人的脸颊瞬间就红肿起来,不过她没有半点不悦神情,依旧保持笑容并且再次鞠躬:“对不起少爷,我马上就去给他治疗!”

        女人迅速转身,拿来了自己巨大的背包,然后俯身到了秦溪望的身边,此时飞机开始震动准备起飞,而女人从自己的背包中取出了各种的医疗设备。除了泷望月、张健凡、切尔西三人之外,其他人都没有坐在位置上,而是围在秦溪望的四周,并且尽量没有去阻碍女人的行动。

        大概十多分钟的时间,女人取出了秦溪望体内的一颗子弹,为秦溪望的伤口消了毒,并且进行包扎和输血,算是做了极致的应急处理。

        做完这些之后,女人没有理会自己的满头大汗,而是又来到了泷望月面前,依旧是鞠躬和笑容:“少爷!我已经做完了紧急处理,他暂时还有生命体征,不过还没脱离生命危险。”

        泷望月轻轻歪头,越过女人挡在自己面前的身躯看向躺在担架上输血的秦溪望:“他还能活吗?”

        “我并不清楚少爷!不过正常来讲,一般人根本就撑不到现在,他现在还没有死本身就已经是一个奇迹了。”女人注意到了泷望月的视线,便非常识趣的挪开了自己的身体,让泷望月可以更好的看秦溪望。

        泷望月粗重的喘息了一下,似乎吐出了他内心的诸多烦闷一样,不过神情中还是极为不悦:“他要是死了,你也可以直接切腹自尽了。”

        面对泷望月的威胁,女人的笑容没有半点收敛,反而是感恩戴德一般的说道:“我知道了少爷!一旦他死,我会立刻切腹自尽!”

        对于女人的所作所为,红心皇后班的其他人都没有表现的很奇怪,因为这并不是他们第一次见女人,也并不是第一次看见女人对泷望月如此谄媚。

        女人名叫星野望月,是黑桃国王班的学生,在来黑纳斯学院之前身兼数职,其中包括急救护士、心理咨询师、护工,不过她并不是望月家族的人,应该说她望月不是她本来的姓氏。按照泷望月曾经提起过的只言片语,星野望月应该属于望月家从小买来的仆人,之所以她来黑纳斯学院,也是泷望月的父亲空谷望月派来照顾泷望月的。

        不过泷望月觉得这女人除了照顾自己以外,还会帮着空谷望月那个老东西监视自己,便让她去了黑桃国王班,没和自己一起待在红心皇后班。

        因为其有着很特殊的工作经历,所以黑纳斯学院让她平日里在岛屿的医院工作,必要的时候需要充当战地医生跟着有需要的班级一起去执行任务。

        “水……给我一点水可以吗……”昏迷良久的斯通突然醒过来了,本就烦躁的泷望月来到他身边,直接一脚将其踢昏过去,让其再次沉睡。或许是怕自己这一脚将本就生命垂危的斯通踢死,泷望月坐回座位之后又指挥星野望月去给斯通做一下简单的处理。

        “好的少爷!”星野望月的脸颊依旧红肿,不过还是挂着笑脸答应下来,然后迅速为斯通进行紧急处理。

        围观的人似乎也有些累了,在大小兄弟的带头之下,众人也都回了座位,乌兰妮更是在绑好安全带的瞬间就昏睡过去,身体轻软无力,如同死尸一般。依旧是她的“卡恩阿姨”让她靠在了自己的身上。

        整个机舱内都透露着一股疲态,甚至大小兄弟都没有精气神继续玩尴尬的说唱了。这倒是每次执行任务之后的常态,十几二十个小时连轴转再加上随时可能丧命的战斗,就算身体是铁打的也会疲倦。

        张健凡抱着双臂,坐在他旁边的切尔西也沉沉睡去,脑袋轻轻搭在张健凡的肩头,这女人就连一脸灰尘睡觉都美的吓人,不过张健凡没去看她,也没有推开她,看似是自说自话,实则还是在询问泷望月:“老师生死不知,这次的任务汇报谁去?”

        一般情况来讲,只要泷望月心情好的话,出现这种情况,都是他代替老师的职责,毕竟他还拥有老师的权限:“只能由我去了。”

        “那好,既然这样,我也告诉你一个情况……”张健凡给泷望月讲述了斯通口中关于“death”和“车轮王”的事情,显然对于张健凡所讲述的这些事情,身为黑帮太子的泷望月也没有听说过。张健凡便更加质疑了斯通所说事情的真实性,可能那只是他觉得自己已经处于必死的情况,便构思出来一个不存在的后台,来吓唬他们,想让他们觉得恐惧而已。

        “最后那四个人质怎么样了?”李贞恩并无睡意,因为这一次她也没有出什么力气,车内沉重的气氛让她有些喘不过气,便找了一个还算符合时宜的话题。

        奥兰多似乎一直在闭目养神,听了李贞恩的话之后回答道:“应该学校或者联合组那边已经联系了当地的警方,马上就有人把他们接回去了。他们运气真不错,这次来的是秦老师,而不是别人,否则,至多就是在上报任务的时候,多上报四具尸体而已”

        霍启肖也一直没有睡着,他抱着手臂盯着躺在担架上尚且还有呼吸的秦溪望:“秦老师还真是够冤枉的啊,第一次出任务,受了重伤,眼下能不能活还两说。明明救了四个人质,可那四个人质到最后也不知道救了他们的人姓甚名谁,就连想送个锦旗,都不知道朝什么地方送。”

        泷望月听了霍启肖的话之后笑了一声,不过笑容之后脸色也瞬间冷了下去:“还是算了吧,要是真是让那四个人质知道了秦老师的名字,那秦老师别说想在黑纳斯学院继续当老师了,先要赔偿个一二百万美元,然后再去监狱里待个两三年才能出来。”

        这也是保密协议上的重要内容,黑纳斯学院的教职人员一定不能主动向外界透露自己的任何个人信息,其中包括姓名,年龄,甚至还会包括身高体重,违反任意的一条一旦被学院得知就会受到相应的处罚。

        霍启肖轻轻摇头,顺带着用手指随意蹭了一下他下巴胡茬上的灰尘:“没人性呦……”

        “呵呵,人性啊……”泷望月慢慢靠在座位的靠背上,双手摊开,然后盯着机舱的顶部,身体似乎放松了下来,“在黑纳斯学院,就别讲究人性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