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星文学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后我靠美妆养娃宠夫在线阅读 - 第187章:大结局下

第187章:大结局下

        这边宁婉刚刚接受了这一现实,另一边就听得一个尖锐的声音喊道:“圣旨到,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完了还是没有躲过?宁婉心底一凉,其实在解释清楚之后,她就已经不在怪秦漠被欺骗了,只可惜两个人似乎还是有缘无分的。

        在这个皇权大于一切的时代,他想要娶一个寻常的女子实在是太困难了,更何况是个来历不明的。

        宁婉已经做好准备,等下不管公公说出什么样的话来,她都劝秦漠一定要应下,绝对不能再激怒皇帝了,毕竟上次的事情就已经很不愉快了。

        “特赐婚与四王爷与宁氏……”

        前后文宁婉已经不记得了,但这一句话却像是一道霹雳一样,惊得她险些跪不住。

        “儿臣领旨。”

        看来这一次他是赌对了!走在之前他就一直在不断的使得自己的阵营充盈起来,效果是很不错的,在经过了今天这样的事情之后,还有不少的大臣在帮他说话。

        是事实上,虽然皇帝对于他已经有些许忌惮了,但他根本不在乎,反正他最终的目标也不是皇位,只要能够跟宁婉相守一生,就已经足以。

        赐婚给秦漠和宁婉就是皇帝对秦漠失望的最大表现,他已经不想再帮秦漠找一个能够帮他站稳根基的女子,作为正妃了。

        虽然宁婉至少也是官场的人的手中却是一点实权都没有的,唯一强势的可能只是一个师门,但神医门下的人很少会插手皇权之争,甚至有些避之不及,所以能够提供的助力是非常少的。

        “臣领旨。”

        直到圣旨到手,宁婉整个人还是感到非常的晕乎,她到底经历了些什么?这一天的大起大落未免也太快了。

        “如此咋家就等着喝王爷的喜酒了,恭贺王爷喜得佳人。”

        有了皇帝的赐婚,两个人的身份也就变得名正言顺,就在这一天,京城的名门小姐芳心碎了,尤其是阮红玉,几乎成了所有人的笑柄。

        从前还在羡慕,她可以嫁入王府的人也都开始了落井下石,后来听说阮红玉在一气之下割了腕,虽然被救了下来的整个人变得疯疯癫癫的,根本无人敢娶。

        丞相阮镜天去找皇帝要说法,也被皇帝否决,他只得带着一家老小辞官归隐,以示自己的决心。

        又三月,十里红妆,这一日正是秦漠和宁婉大婚的日子。

        从前没有让宁婉上过自己的花轿,这一次秦漠全都给补上了,甚至准备的东西都是最好的。

        因为宁婉没有娘家,所以只能有大师兄傅元青作为娘家人,送之出门,几个师兄也都系数到齐,唯一的遗憾就是师傅还在外面云游,来不及回来。

        红盖头下的宁婉,突然想起前日里司空穆来照顾自己,向她表明了心迹。

        “对不起。”

        对于司空穆的爱,宁婉却只能以抱歉作为回应。

        “你没有什么对不起我的,我只想知道如果我在秦漠之前认识你的话,会不会有那么一些机会?”

        说完以后,司空穆也觉得自己可笑,他之前就应该不要顾虑那么多,趁着秦漠还没有跟宁婉相认的时候,就对宁婉展开攻势。

        现如今一切都已经完了,两个人也注定有缘无份。

        “会吧。”

        可是这世间的事情又哪里有如果呢?宁婉的心很小小的,只能装下一个人。

        “谢谢你还愿意安慰我,你们大婚我就不去了,这是给你的贺礼,希望你们可以白头到老。”

        司空穆走了,那个骄傲的少将军的背影很是落寞,他才知道自己究竟错过了什么样的一个佳人。

        只可惜再多的后悔也已经无济于事,他也只能盼望宁婉能够过得好,一切才能够让他略感安慰。

        窗外吵闹的声音,让宁婉恢复了思绪,她知道那个男人来接她了,这一次是真的。

        在秦漠的带领下,宁婉一步一步的完成着繁琐的结婚礼节,就在他累的要站不住的时候,总算是听到司仪宣布:“礼成。”

        接下来的事情就与她无关了,她只需要去洞房里面等着就好。

        这一日,京城极其热闹,只是皇帝从始至终都没有到场,倒是皇后带着几个娘娘过来祝贺了一番,送了些礼品又离开了。

        所有人都在传,秦漠已经失去了圣宠,但秦漠却很清楚父皇的良苦用心。

        前些日子他有见过皇帝,皇帝跟他说过里出的事情,并且表示有意将皇位传给他。

        只是秦漠一心都在宁婉身上,也知道宁婉是不贪慕荣华富贵,甚至很讨厌那些繁文缛节的人。

        为了能够让宁婉开心,秦漠果断的拒绝了皇位,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皇帝才不能出席这一次的大婚仪式,不然一定会把秦漠推到风口浪尖。

        看着门内热闹的情况,溥南默默的带着酒壶出了门,没成想竟然在四王爷院墙外看到了同样独自饮酒的司空穆。

        他还是来了,哪怕是不进去,他也从始至终的见证了两个人的大婚仪式。

        两人四目相对,顿时明白了彼此的心情。

        “溥兄,不如我们去前面酒楼喝几杯,也祝她人生圆满。”

        司空穆有在提防溥南,生怕溥南会因为对宁婉的喜爱在这里喝多了酒说出些不该说的事情。

        毕竟宁婉嫁入的可是皇家,一些捕风捉影的话就已经足以致宁婉死地。

        溥南不是傻子,自然明白对方的意思,倒是大笑了几声,答应了下来。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两人是一样的,都是为了宁婉能够幸福,倒是有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这一夜两人烂醉如泥,倒在酒楼的包间里却谁都没有放开谁的衣摆,没有一个人是放心的。

        翌日,日上三竿。

        宁婉才从睡梦中醒过来,昨夜的疯狂还历历在目,此时的她只觉得自己的身子骨都要散架了,不禁埋怨起了秦漠,明知她初经人事怎么就不能温柔点呢?

        “你醒了,我给你准备了桂花糕。秋妹儿和你师傅我也让人连夜接了回来,这一次我不会再放开你了。”

        在秦漠的温柔安抚下,宁婉瞬间把埋怨忘的了一干二净,只觉得此生足矣!

        wap.

        /94/94025/207507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