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星文学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书后我成了反派男二的铁血妈粉在线阅读 - 第九十三章 及笄之礼

第九十三章 及笄之礼

        女子于是命身后的小厮接过布匹和风掌柜告了别这才转身离开。

        走出锦绣坊后,沈杏初便再被沈夫人拉去首饰坊胭脂铺转了一圈又买了无数东西这才罢休,沈杏初一路听着沈夫人今日豪阔出手的银钱不禁咂舌,果然是有钱人的快乐!

        回府之后,沈夫人便开始着手准备沈杏初七日之后及笄之礼需要的东西。

        沈杏初在沈夫人的威胁之下也只得被迫变得忙碌起来,每日练完武之后除去在鉴查司同谢云瑾躲避片刻之外都被沈夫人抓去挑选东西。

        沈夫人对这次及笄十分看重,所有用具都是挑选的极好的,沈杏初看的眼花缭乱,头疼了几天,等到临近及笄之日的前一天,沈夫人这才放过她许她休息一日。

        就连余老也发了发慈心给了她一日假,府里上上下下连同秋烟在内都忙得一团乱,沈杏初一个人待在府中无聊,只能拿了一本话本看打发时间。

        好不容易熬到第二天,天还没亮沈夫人就吩咐秋烟将沈杏初从被窝里拽了出来。

        因着沈丞朝中大员的身份,再加上沈夫人这几年在京城贵妇圈中混的也算不错,是以今日的及笄宴来赏脸的人极多。

        秋烟为迷迷糊糊的沈杏初沐浴梳妆打扮好,便吩咐小厨房端上早膳让她草草吃了几口。

        沈丞和沈夫人一早便在门外迎客,等快到了时辰之后,沈杏初从窗外向外看去,便从密密麻麻的人群中找熟悉的身影。

        她正分神向外看着,忽然就听到房内传来一道声音,“棠儿,看什么呢?”

        沈杏初回过神来,才发现竟然是徐温若。

        “温若?”她不禁勾唇一笑,于是辩解道:“自然是在看你来了没了!”

        “骗人!”徐温若立即戳破她,“我都走进了院子都不见你目光在我身上,还说是在找我,棠儿找的,怕不是小谢大人吧?”

        沈杏初脸色一红,只得承认。

        “看来沈伯伯很重视你的及笄礼,宾客都宴请了好多席面,眼看着门外的马车都停在巷子外了!”徐温若于是笑道:“不过我刚才一路过来,似乎还没看见小谢大人的身影,应当还在路上吧。”

        沈杏初点了点头,她自然不担心谢云瑾不会来,只是今日这种时刻,想早些看见他罢了。

        “对了!”徐温若连忙又道:“我听说陛下忙于公务无法前来,特意下旨命皇后娘娘亲驾,做你这次及笄之礼的正宾!”

        “皇后娘娘?”沈杏初闻言也有些震惊。

        “是啊!”徐温若连忙点头,“听说皇后娘娘的车架已经在路上了!”

        沈杏初心中却并没有徐温若这般高兴,而是有些疑惑,皇后身为国母,身份贵重,却亲自来为她这个大臣之女来做正宾为她加笄,是不是有些过于抬举沈家了?

        两人在房中聊了会天,徐温若便趁机交给了她一些及笄时候要注意的事情,不过片刻就到了时辰。

        徐温若于是便起身朝她笑道:“棠儿,我在下面等着你,别紧张!”

        沈杏初笑着点了点头,便看着徐温若走了出去。

        窗外于是传来一道太监的喝唱,“皇后娘娘驾到!”

        沈杏初于是向窗外看了看,果然看到了一名身穿华服的女子向院中走来,她虽然并未亲眼见过皇后娘娘,但这般气质和书中描写相差无几,想来就是皇后无疑了。

        众人于是纷纷出席跪拜见礼,“拜见皇后娘娘!”

        不少人见此不禁窃窃私语,“只是一个沈杏初的及笄礼,居然劳动了皇后大驾。”

        “陛下倒是真给沈尚书颜面。”

        “毕竟沈尚书是太子太傅,对太子殿下也算有师长之恩,皇后娘娘会前来也有情可原。”

        待皇后在主位上落座之后,众人才纷纷起身坐了下来。

        秋烟看着窗外不禁深深吸了口气,沈杏初看向她不禁好笑,“我都不紧张,你紧张什么?”

        “这可是女子一生除了大婚之外最重要的日子了,小姐,奴婢是在替您紧张!”秋烟不由道。

        沈杏初摇头失笑,秋烟话落之后又不禁接着问沈杏初,“小姐,您真的不紧张吗?”

        沈杏初摇摇头,这个世界于她而言只是一个书中的世界,她除了会紧张她的小命和身周所亲所爱之人之外,对这个世界中的人包含皇帝皇后在内并没有多少紧张之意的,再不威胁到她的性命的前提下,哪怕皇帝和皇后也只是这个世界中的纸片人罢了。

        秋烟心中对于自家小姐不由更加敬佩了几分,

        沈丞随即面向众位宾客寒暄道:“沈某多谢诸位赏脸前来小女的及笄礼。”

        时辰一至,秋烟于是便服侍着沈杏初穿好采衣采履,跟在她身后走了出去。

        众人的目光不由瞬间向沈杏初集中过来,眸中皆掠过一抹惊艳之色。

        沈杏初貌美本就是大家心知的事情,只是平日里沈杏初向来只略施粉黛,并不多做打扮,而今日身穿一袭雨过天青色软烟罗流纱裙,一头青丝绾作极为精致的发髻,双眸流转间似映着无边春水,肌肤胜雪,在软烟罗的映衬下,更显得清雅绝色。

        众人半晌未曾回过神来,京中一向皆言璟相府的璟小姐堪称京城第一绝色,可今日真切看到沈杏初,才觉璟娴若是此刻站在沈杏初身边,只怕也会被映衬得没有一抹光亮。

        沈杏初走到场中后便将目光向下看了看,在看到谢云瑾时心中便微微一松。

        她随即上前先向皇后娘娘行了一礼,“臣女沈杏初拜见皇后娘娘!”

        “快起来吧!”皇后立即将手中的茶盏放了下来,微微抬手示意她起身。

        沈杏初随即起身,接着便向沈丞和沈夫人一礼,“女儿拜见爹,娘!”

        “快起来。”沈夫人在看到沈杏初从房内走出来时的那一刹那便瞬间诸多感慨,此刻连忙红着眼上前扶起她。

        沈丞眸中有些许宽慰,他于是看向一旁的礼官道:“开始吧。”

        礼官微微颔首,接着便唱道:“请赞者为笄者梳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