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星文学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书后我成了反派男二的铁血妈粉在线阅读 - 第九十章 像是探路

第九十章 像是探路

        本想着谢云瑾今日在鉴查司应该会很忙,怎么着今夜那封认错书也写不出来,却不想刚到入夜时分,九黎连同食盒一同送来的就有一封信,沈杏初惊讶的接过信封,先让秋烟将食盒放了回去,就将信拆了开来,只见信中最上方就是“认错书”三个字。

        沈杏初看到这三个字莫名就想到了谢云瑾落笔时的神情,她不禁微微勾了勾唇。

        接着向下看去,谢云瑾一字一句地将自己做错的事情一一在信中提了出来,态度极为诚恳。

        字数满打满算最少都有一千五百字,沈杏初难以抑制嘴角的上扬,

        秋烟放完食盒回来就看到了沈杏初脸上的笑容,她不由打趣凑到她跟前问道:“小姐怎么笑得这么开心,在看什么呀?”

        见秋烟凑到身前,沈杏初连忙推开她将信折了起来小心收好。

        秋烟笑嘻嘻地问道:“莫非是小谢大人的信?小姐这是原谅小谢大人了吗?”

        沈杏初勉强将嘴角压下去慢慢点了点头,“勉强原谅。”

        秋烟一笑,还没来得及开口沈杏初就听到有一道风声靠近。

        沈杏初于是一抬头,就看到谢云瑾陡然从围墙上一跃而下轻轻落在院子中。

        沈杏初面色一僵,等谢云瑾走进来不禁说道:“小谢大人身为鉴查司执司,蹲在人围墙上偷听不太好吧?”

        谢云瑾勾唇笑了笑,便示意秋烟先出去。

        见秋烟于是便将手中的东西放下向两人行了礼后就走了出去,沈杏初吸了口气,不禁又道:“我的丫头你倒是使唤的顺手。”

        “九黎和九泽也随你使唤。”谢云瑾便笑道。

        沈杏初的话又被堵住,就见谢云瑾上前揉了揉她的头发,柔声问道:“怎么样?消气了吗?”

        沈杏初撇了撇嘴,极为敷衍地“嗯”了一声。

        谢云瑾微微勾唇,接着问道:“当真?若是不够消气的话我再重新写?”

        “当真。”沈杏初看见他眉宇中还有疲惫之色,便拉他坐了下来。

        谢云瑾笑了笑,便坐在了她身边。

        沈杏初于是便问他道:“璟遇的事情陛下打算什么时候处理?”

        “陛下今日午后命人传了话,吩咐鉴查司这几日再查璟遇这几年来往的账目,应当是想一击即垮。”

        “那这几日鉴查司还要继续忙下去了?”没想到皇帝这次动璟遇的心这么坚定,沈杏初眸光微动。

        谢云瑾便点了点头,“不错。”

        沈杏初于是叹了口气,为谢云瑾将来被鉴查司剥削的日子感到默哀。

        接下来好几日,谢云瑾都在鉴查司中,沈杏初每日午时便都给他送一些吃食。

        回到府中,沈杏初吩咐秋烟找来盯着沈箐姗行事的丫鬟便来到了院子求见她。

        沈杏初于是便吩咐秋烟带人进来。

        来的丫鬟名叫春娇,身材娇小,想来年龄不大,却看着机灵。

        春娇见到沈杏初也没有多少紧张,自然地上前给她行了一礼,“奴婢见过小姐。”

        “起来吧,不必多礼。”沈杏初语气温和地对她道。

        “谢小姐。”春娇于是便站起了身。

        “可是有了什么发现?”沈杏初于是便看着春娇问道。

        春娇点了点头,“奴婢得了秋烟姐姐的吩咐后,这几日有空闲就会跟在箐姗小姐身后,便发现她每日都会抽时间来栖梧院附近转转,但也不像是在地上寻找什么东西,反而是向四周打量,而且每日都是差不多一样的路线……”

        春娇顿了顿,于是又道:“奴婢觉得有些像是在……嗯,探路!”

        春娇眼睛一亮,终于想到了一个贴合的形容词。

        沈杏初微微拧眉,沈箐姗闲的没事来栖梧院探什么路?

        她陡然看向秋烟问道:“这几日府中下人可有找到什么狸花猫?”

        秋烟闻言便立即点了点头,“是有找到一只小猫的,不过不是狸花猫,而是一只府外跑进来的野猫。”

        沈杏初闻言若有所思。

        “小姐,那没什么事的话奴婢就先退下了?”见她沉思,春娇于是小心翼翼地开口。

        沈杏初于是便点了点头,示意秋烟给春娇一些赏银,接着又道:“这几日还要辛苦你再盯着些,再有什么异常立即来向我禀告,尤其是这几日她有没有和府外的什么人接触。”

        春娇见秋烟递来一个荷包连忙后退推辞,“奴婢不敢当!”

        “奴婢原先就是小姐院子里的丫鬟,是后来小姐说用不了那么多丫鬟奴婢才被分出去当粗使丫鬟的,为小姐分忧本就是奴婢的分内之事,用不着这些的!”

        沈杏初闻言笑了笑,于是起身接过秋烟手中的荷包走到她面前亲自将荷包放在她手上。

        “客气什么,不论你是不是我院子里的丫鬟,既然是我有求于你,这就是你应得的,拿着吧,你们在府里生活不是什么容易事。”

        秋烟于是也在一旁附和道:“是啊,春娇,小姐给的就拿着吧。”

        春娇闻言咬咬唇,便抬手感激地将荷包接了过去。

        “多谢小姐!小姐放心,那奴婢先告退了。”

        “去吧。”沈杏初点了点头,秋烟于是便将春娇送了出去。

        秋烟送春娇离开之后回来,见沈杏初坐在窗前便不由问道:“小姐,您知道箐姗小姐这几日到底是要做什么吗,奴婢怎么觉得这么奇怪?”

        “她心中肯定有鬼,不过,”沈杏初回忆起了那天碰到沈箐姗时的景象,不禁微微眯了眯眼,“这些时日她变化的倒是蛮快……”

        秋烟闻言不由有些紧张,沈杏初便道:“再等等,她会露出马脚的。”

        秋烟点了点头,勉强让自己放下担心。

        不过,今日已经是六月初二,说起来再过七天就是小姐的生辰也是及笄之日了,这两天夫人和大人也都开始忙了起来。

        想到这里,秋烟连忙又道:“对了小姐,还有七天就是您的及笄之日了,夫人今天早上让我知会您一声这两天有空的话陪她去挑一匹布给您做及笄那天穿的衣服!”

        沈杏初闻言一愣,“及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