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星文学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书后我成了反派男二的铁血妈粉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七章 暗牢(一更)

第七十七章 暗牢(一更)

        “不错,小夏子只是李廉的徒弟,在陛下面前并不如李廉得势,知道的消息自然也比不上李廉,论起来,李廉才是那个最可能的人。”谢云瑾点头,“不过,陛下还要再查李廉方才的话真假,想必陛下心中也觉得有些蹊跷吧。”

        荀昇于是便道:“那便等查出来之后再看了。”

        “是。”谢云瑾点点头。

        鉴查司不过用时一日便查到了李廉在丰阳的祖籍,经查明,的确和当日李廉所说基本一致。

        只是虽然查到的结果如此,荀昇却愈发觉得有些不对劲。

        谢云瑾领命进宫将查到的结果和其中的蹊跷禀告给皇帝之后,皇帝虽然开口将李廉放了出来,只是略作惩戒,但却另外提拔了一名小太监随侍身边。

        李廉伤重在身又上了年纪,只能在宫中修养。

        小夏子被严刑拷打了两日一刻未停,却依旧没有吐露任何有用的信息,甚至几欲自裁,皇帝心觉事情并非这么简单,便看着谢云瑾陡然说道:“云瑾,陪朕亲自去一趟暗牢吧。”

        谢云瑾闻言微怔,于是便说道:“陛下龙体要紧,暗牢中——”

        皇帝微微摇摇头,起身走了下来朝他摆了摆手,便径直走出了殿内。

        谢云瑾见状便住了口不再相劝,跟在皇帝身后向暗牢走去。

        暗牢隐蔽,身处皇宫禁地,一般宫人无召不得前往。

        皇帝并未带侍卫太监随行,便只带了谢云瑾一人前往。

        来到禁地后,有守卫闻声便要上前阻拦,看到是皇帝亲自到来后立即跪地行礼,“见过陛下。”

        “起来吧。”皇帝微微抬手,便吩咐守卫将暗牢的门打开。

        守卫本欲劝阻,但见到皇帝的神色后便也不再多言,上前将暗牢的门打了开来跟在皇帝和谢云瑾身后随行。

        刚踏入暗牢,一股血腥味和阴潮的霉味便瞬间裹挟而来。

        皇帝不禁抬起袖子遮住了口鼻,继续向前走去。

        暗牢中极为昏暗,只沿路亮着几盏烛火,身后的守卫于是便吩咐周围人将烛火点亮。

        小夏子被严加看管在最深处,皇帝带着谢云瑾来到暗牢中央坐下来,随行的守卫立即便吩咐人将小夏子押了过来。

        片刻后,只见一道浑身是血奄奄一息的人被几名守卫从暗牢深处拖了出来。

        小夏子被扔到地上,接着便有一人将一桶凉水披头向他浇了上去。

        小夏子迫不得已地睁开双眼,便看到了坐在自己面前的皇帝。

        他精神一凛,顿时抖了抖。

        皇帝垂眸看着他缓缓开口,“两日了,小夏子,还是没有什么话想说吗?”

        小夏子没有力气动弹,低着头趴在地上,脸被混乱的头发挡着看不清神色。

        “还是不肯交代你背后真正的主使……”皇帝于是起身走到他身前,陡然开口问道:“莫非那天夜里私自出宫通信的不是你,而是你的师父,李廉?”

        小夏子隐藏在暗中的神色陡然变了变,身体变不自主地抖了抖。

        这轻微的颤抖立即便被皇帝和谢云瑾收进眼中。

        皇帝眼睛微眯,心中的猜测似乎一瞬间变被证实了两三分。

        然而小夏子接下来便伸出带着血的手想要去拉皇帝的衣角,气若游丝:“陛下,奴才知错,奴才一时鬼迷心窍,做出了这种背叛您的事,以后再也不敢了,只求您,可以给奴才一个痛快……”

        皇帝勾唇冷冷笑了笑,“你若是愿意说实话,朕不介意给你一个痛快。”

        小夏子拉着皇帝衣角的手又不由自主地滑了下去,神色灰败的闭上了眼睛。

        “但你若是不愿意说出实情,那么,朕便有上万种办法让你每天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小夏子再次颤抖了下,长达两日的折磨本就让情绪险些失控,小夏子听完这句话立即挣扎着爬起来跪在皇帝脚边求他赐自己一死。

        “求陛下赐奴才一死,奴才下辈子甘愿做牛做马……”

        皇帝抬脚踹开他,转身又坐了回去。

        小夏子虚弱地瘫软在地上,只听皇帝又开口说道:“朕听闻你在老家尚有老母在世,还有一个体弱的兄长?”

        小夏子闻言微微一颤,便缓缓点了点头。

        皇帝接着又道:“是不是李廉威胁了你什么,让你被迫替他背锅?”

        小夏子瞬间整个人皆狠狠一抖,皇帝见状便笑了笑,“你若是愿意和朕一起演出戏,朕倒是愿意帮你救下你的家人,否则你以为等你当了替罪羊死了之后,李廉真的能应约保下你的家人吗?”

        小夏子神色瞬变,立即便抬起头惊恐地看着皇帝,连连撑着最后的力气向皇帝爬去,“陛下,求您饶了奴才,求您饶了奴才!奴才的家人是无辜的啊!”

        “看来朕猜得没错……不过,”皇帝冷着眸看着他,“朕自然想饶了你,但你也要给朕一个饶了你的条件,不是吗?”

        小夏子抬头看着皇帝,心中顿时挣扎不已。

        谢云瑾微微敛眸看着小夏子,缓缓道:“替人卖命是最蠢的做法,你若是愿意答应,你和你的家人说不定还有一丝能活的机会。”

        小夏子僵着神色,半晌没有开口。

        皇帝淡淡摇摇头,似乎没了什么耐性,等了片刻也没见小夏子开口后便起身就要向外走去。

        小夏子见状立即一慌,连忙连滚带爬地去抓皇帝的衣角,“陛下!”

        “陛下别走!”小夏子立即哭喊道:“奴才、奴才愿意,奴才愿意!”

        皇帝于是顿住脚步垂着头看着脚下的小夏子,于是便吩咐身边的侍卫:“找人给他止血看伤,这几日暂且将他关押在这里,其余的等朕的命令。”

        “是!”侍卫立即抱拳应声。

        皇帝抬袖捂了捂口鼻,似乎有些不适应暗牢中的气息,随即便转身向暗牢外走去。

        跟随两人走进暗牢的守卫于是立即跟了上去,皇帝一边走一边向他吩咐道:“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朕今日来过这里。”

        “是!”那名守卫闻言便立即向皇帝应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