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星文学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书后我成了反派男二的铁血妈粉在线阅读 - 第七十章 皇帝密旨(四更)

第七十章 皇帝密旨(四更)

        荀昇缓缓压下心中的些许震惊,看着萧泽问道:“陛下要查春猎当日遇刺的事情?”

        “不错。”萧泽点了点头,“可惜当日那些行刺的杀手都是死士,并未从嘴里撬出什么有用的东西,不过父皇今日突然有了些许思路,是以才想让鉴查司顺着线索去摸摸底。”

        萧泽话落之后又看向谢云瑾,“小谢大人当日和那些杀手交过手,不知是否感知到这些杀手并不像是一般行刺的杀手?”

        谢云瑾看完密旨之后便将信折了起来,闻言微微颔首,“不错。”

        “这封密旨的内容牵涉重大,知情人只有父皇、荀大人、小谢大人与我,且不能再被第五人知情,鉴查司上下在查探之时也需守口如瓶,不能泄露。”待谢云瑾看完密信后,萧泽于是又道。

        “三殿下放心。”荀昇颔首。

        萧泽点了点头,便站起了身,“我不宜久留,便先行告辞。”

        “好,殿下慢走。”荀昇和谢云瑾于是便起身送萧泽走了出去。

        萧泽离开后,荀昇便将密信收了起来,走出殿外吩咐手下,“去命孙裕和吴旭尽快前来见我。”

        手下立即恭敬地应声,转身快步走了出去。

        不消片刻,孙裕和吴旭两人便走了进来。

        两人刚走到,便见谢云瑾已经在殿内,孙裕和吴旭不禁对视一眼,心中的感受也迥异。

        算起来,谢云瑾上任不过一月,虽然和他们二人一样都是鉴查司执司,但谢云瑾却执掌三司,他们二人只是二司执司,不论在鉴查司中的地位还是人心都已经隐隐压了他们一头,看今日这情况,只怕荀昇要吩咐的事谢云瑾也已经知情,他们两人现下只是最后才被通知罢了。

        “见过大人。”即便心中这样想着,两人还是上前向荀昇恭敬地行了一礼。

        “起来吧,不必多礼。”荀昇于是开门见山,便将陛下要翻查春猎的事情朝二人吩咐了下去。

        话落,见两人面有异色,荀昇声音便冷了些许提醒两人,“鉴查司只听命于陛下,只办事,不问因由。”

        “是!”两人于是敛起神色,向荀昇拱手。

        荀昇放缓了语气,“还有,此事事关机密,需暗中行事,若遇事不决,我不在场的情况下,一切听云瑾的意见。”

        两人闻言不禁一愣,偏头看向了一旁从始至终神色淡然不发一语的谢云瑾,听荀昇的意思是,要他们听谢云瑾的吩咐办事?可是这凭什么?

        吴旭看了一眼身旁的孙裕,一时间不禁都有些上头,荀昇见状道:“怎么,有什么意见?”

        “大人,我不服!”

        “不服什么?”荀昇闻言冷叱一声,看向吴旭挑眉。

        “并非下官对小谢大人有什么一见,只是论在鉴查司中的资历和跟在您身边的时间,无论如何我们三人只见也该由孙大人主事才是!”吴旭立即看向荀昇说道。

        “我鉴查司中从不论资历时间,只论能力说话,你们两个算起来还要年长五岁有余,若是那些案子给你们二人七日为限,我问你们,你们两个谁做得到?”

        吴旭闻言微微瘪嘴,瞬间没了声响。

        心中不禁嘀咕道,又不是每个人都像谢云瑾这么变态……

        孙裕于是抬手拦了拦吴旭,向荀昇一拱手,便道:“大人息怒,一切皆听荀大人做主!”

        “是……”吴旭见状也只得跟在孙裕身后应声。

        “就先如此吧。”荀昇摇摇头,于是说道。

        “是!”孙裕和吴旭于是又一礼,转身退了下去。

        荀昇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又不由轻笑一声摇摇头,转身看向谢云瑾,“你刚来鉴查司便担任三司执司,他们两个不服也实属正常,不过孙裕和吴旭跟在我身边有些年头了,虽然有些小聪明,却没有什么坏心思,孙裕来我身边早,起初吴旭刚来的时候,他们二人甚至还相互看不顺眼互不服气,想来等日后同你一起办事办的多了,自然会服气的,你且暂时多担待一些。”

        “大人放心,瑾心中有数。”谢云瑾于是勾唇笑了笑,“若无别的事的话,瑾便先告退了。”

        “去吧。”荀昇微微颔首。

        “是。”谢云瑾微微颔首,向荀昇拱了拱手后转身离开。

        *

        黄昏后,等谢云瑾放了衙,沈杏初便从他口中得知了皇帝命鉴查司暗中查春猎当日的事情。

        她微微一愣,“春猎?”

        谢云瑾微微颔首,旋即道:“陛下实际要查的并非只是春猎。”

        “那是?”沈杏初心中陡然有了些预感。

        “璟遇。”谢云瑾于是缓缓开口。

        果然……

        沈杏初微微眯眼,书中皇帝并未这么敏锐的,况且璟遇一贯受皇帝信任,想必或许是春猎遇刺在皇帝心中本就埋下了一根刺,加上皇帝本就生性敏感,今日谢夙离去璟相府提亲再加上赐婚之事,让皇帝品到了一些不对?

        可是若是皇帝对璟遇起了疑,那对谢衍自然也该有所怀疑才是,即便谢云瑾和谢衍之间关系并不好,可站在皇帝的角度上,又怎么会让谢云瑾知情呢?

        见她沉思,谢云瑾旋即问道:“怎么了?”

        “哦,没什么。”沈杏初于是摇摇头,“只是有一些惊讶。”

        谢云瑾微微颔首,“这次的事事关机密,需要私下去查,这几日我应当不常在鉴查司内,你若有事寻我便传话给九黎吧。”

        “好,”沈杏初点了点头,又顿了顿向他说道:“不如我与你一起吧?”

        话落,还没等谢云瑾开口,沈杏初便解释道:“我如今好歹也是余老的亲传弟子,若是有什么危险的话,也能跟你一起!”

        谢云瑾勾唇轻笑,只得点了点头,“好吧,明日我打算先去城外猎场看看。”

        “好!”沈杏初立即点头。

        入夜之后,京城便淅淅沥沥地下了一场小雨,一道黑影从皇宫离开后到了隐蔽的地方,便乘着马车避开了宫中守卫离开,向远处驶去,

        没过多久,马车便在一处府邸的后门停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