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星文学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书后我成了反派男二的铁血妈粉在线阅读 - 第六十八章 谢夙离提亲(二更)

第六十八章 谢夙离提亲(二更)

        翌日一早,原本自和亲完毕洛隅国使臣走后已经沉静下来的京城便有陡然恢复了热闹。

        谢夙离清晨便亲自前往璟相府向璟遇提了亲,不过两个时辰,消息传出来之后,京城各大家闺秀闻讯后皆纷纷炸开了锅。

        其中不乏有一些嫉妒心切的,不过大多数人的议论中都是在谈这两人男才女貌极为般配,况且这段时间里在京中璟娴和谢夙离走得很近,有今日提亲的事情也在众人的意料之中。

        到了午时之后,皇帝得知谢夙离提亲的消息之后便特意给两人赐了婚。

        等到赐婚的旨意之后传下来,一些人哪怕再不甘心也只得放下。

        “原本谢大公子还未订婚的时候我还以为他对璟小姐只是玩乐而已,没想到今日便前去璟相府提了亲……”

        沈杏初带着今日新做的吃食向鉴查司而去,乘着马车路过尚荣街,便听到有几名女子在相互交谈。

        尚荣街路过行人极多,马车走得很慢,她掀开帘子看了几眼,便听到另一名紫衣女子说道:“谁让璟小姐的容貌和才华家世都比咱们好这么多呢,谢公子会对璟小姐对了真心也是常理所在。”

        最先开口的粉衣女子不禁又叹了口气,道:“虽说以我的身份也做不了正妻之位,但将来哪怕是能给谢公子做妾我也知足了,也不知将来璟小姐能不能容许谢公子有妾室……”

        紫衣女子摇了摇头,“别想了,像咱们这样的人,哪里就能配得上谢公子呢!”

        粉衣女子闻言沉默了一瞬,心中其实也觉得这个梦太难实现,她叹了口气,只得转移了话题。

        “话说回来,我记得之前沈尚书府的沈小姐沈杏初不是也对谢大公子一片痴心吗?现在谢公子去向璟小姐提了亲,说来沈小姐的容貌家世和璟小姐比起来也算是相差不多,沈小姐若是知道这个消息,岂不是比我们还要难过?”

        沈杏初听到这里手一抖,属实是没想到吃个瓜陡然便吃到了自己的头上,见马车缓缓驶着渐渐就要超过两人,她不禁吩咐车夫放缓了速度继续垂耳听着。

        紫衣女子闻言不由无奈地摇了下头,“那这几个月你在你们酉阳老家里消息可真是太落后了,也错过了太多事情,这几月来京城中可谓热闹不少,沈小姐早就对谢大公子没了心意,而是和谢二公子两人颇为情深。”

        “谢二公子?”粉衣女子疑惑地重复了一遍。

        “不错,”紫衣女子说道这里不禁眼睛亮了亮,立即便道:“你可不知道,谢二公子这些年虽然不常出府,不过这几月里在京中的风头可是比谢大公子还要更盛几分!”

        “怎么可能?”粉衣女子有些不敢相信。

        “我那日在街上远远瞧见过一次他的马车,虽然看不大真切,但是容貌和气质比谢大公子还要出尘许多!”紫衣女子立即对她说道。

        “而且谢二公子自从上次在春猎上救了陛下一命之后,京中便尽是对他的称赞,而且谢二公子一入仕便被陛下封为鉴查司三司执司,极受陛下看重,昨日我还听不少人在说谢二公子刚任职鉴查司,鉴查司的荀大人本想刻意为难谢二公子给了他一堆案子限他七日内做到,却没想到谢二公子在六日内便做到了,打了京中不少人的脸!”

        粉衣女子听得瞪大眼睛,“真的假的?”

        “自然是真的!你若不信大可以去问别人!”紫衣女子闻言立即就有些不高兴地说道,“现在京城中大多人都称呼谢二公子为小谢大人!就连陛下都极为看重小谢大人呢!”

        粉衣女子于是朝她解释道:“我当然信你说的话了,只是有些不敢置信罢了……”

        紫衣女子这才不再生气,她却又叹了口气,“只可惜尚书府的沈小姐不仅容貌也生的极好,如今就连她的性子和以往相比也变了不少,前些日子在文素堂春考中拿了第二的名次,在京中的风闻甚至和璟小姐都相差不了多少了,这下看来谢二公子也不是我能肖想的了……”

        沈杏初听到这名紫衣女子的最后一句话终于心里舒坦下来,见接下来都是两人的抱怨,听不到什么有用的话,沈杏初这才放下马车车帘吩咐车夫加快了速度。

        不过,谢夙离去璟相府提亲这件事还是让沈杏初有些惊讶,看来书中发生的事情在这里都提前了不少。

        马车在鉴查司门外停下,沈杏初便和秋烟走了进去。

        鉴查司的守卫已经对她颇为熟悉,是以并未阻拦便直接放她走了进去。

        谢云瑾正垂眸提笔写着东西便听到了外面传来的脚步,他微微抬头,沈杏初便笑着朝他扬了扬手中的食盒。

        谢云瑾微微勾唇,便将手中的东西收了收。

        沈杏初走上前来便将今天新做的吃食给他放在桌案上,目光不经意间转了转,突然便看到了放在他桌案上与一应卷宗放在一起的一只木盒。

        木盒的外观很精致,只是仔细看上去却并不像是男子所常用的式样,沈杏初有些疑惑,正欲多看两眼时便见谢云瑾收拾案上的卷宗时不经意间将木盒收了起来放在卷宗下。

        沈杏初不由一脸狐疑地将目光望向谢云瑾,但见他神色依旧平静无波一时间又怀疑难不成是自己眼花了?

        不过谢云瑾想来心中所想皆不形于色,沈杏初只得压下自己心中的疑惑,若非相信谢云瑾的为人,只怕她都要怀疑谢云瑾是不是瞒着她金屋藏娇什么的。

        她于是一一给他介绍完又特意将其中一份糕点着重介绍道:“对了,还有这个,这个是我娘特意做给你尝尝的,我求了好久,她都以做得少为借口没让我动一口!”

        沈杏初说起来还犹自有些义愤填膺。

        谢云瑾失笑,于是便抬手尝了一个。

        “怎么样?”沈杏初连忙问道。

        “口感很好。”谢云瑾点了点头,“糕点入口即化,香糯清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