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星文学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书后我成了反派男二的铁血妈粉在线阅读 - 第五十八章 宫宴

第五十八章 宫宴

        来宫宴的女眷也不少,除了宗室的郡主之外,还有不少世家女子同样在,像这样较为重要的宫宴,众人自然不会愿意缺席。

        谢云瑾并未坐在谢家席面中,而是与荀昇一起坐着。

        沈家席面也在靠前,两人隔得不远,沈杏初坐在沈夫人旁边不禁隔着几个人头朝他看过去。

        谢云瑾若有所感地向她看来,沈杏初便朝他指了指桌案上的一种糕点比划嘴型,“这个好吃!”

        谢云瑾勾唇一笑,便用筷子夹起一块她指的糕点尝了尝。

        沈杏初见状便一直盯着他的反应,见谢云瑾朝她点了点头便不禁莞尔一笑。

        坐在谢云瑾身边的荀昇见谢云瑾从始至终都没有动过筷子,突然尝了一口糕点,不由好奇地朝他看去,正好便看到了谢云瑾和沈杏初对视的目光。

        荀昇不由默默放下想要拿起筷子的手,这年头年轻人都成双成对了,想他今已年近四十,却连个夫人都没有讨到……

        片刻后,外面便又太监高喊:“陛下到!”

        “洛隅太子殿下、公主殿下到!”

        宫宴上的众人于是纷纷起身离席行礼,皇帝与洛隅太子和公主走到主位落座后才道:“起来吧。”

        众人谢恩之后方才回到了席位。

        宁亦辞和宁辰鸢坐在主位右侧,面对的方向正是谢云瑾与荀昇所在的席位和沈家席位上。

        宁亦辞正与皇帝敬酒寒暄,有几名皇室公主也在一旁和宁辰鸢陪着说话,宁辰鸢一一应着,只是碍于身份不便过于放肆地吃东西,便四处看了看。

        她的目光倏地停留在殿中某处,接着便不禁瞪大了眼睛。

        沈小姐?

        沈杏初察觉到上方有一道目光落在自己身上,便抬眸看去,就对上了宁辰鸢震惊的眼神。

        沈杏初见状便朝她一笑轻轻颔首打了招呼。

        宁辰鸢抑制着惊讶朝她点了点头。

        秋烟也看到了宁辰鸢向沈杏初点头,仔细观察下才发现这位洛隅公主就是当天遇到的那一对年轻男女中的女子,那那名男子……秋烟不由又将目光移向那位洛隅的太子殿下。

        她不禁睁大了双眼,“小姐……他们不就是?”

        沈杏初微微点了点头,“不错。”

        “小姐知道他们的身份?”

        “嗯。”沈杏初轻轻颔首。

        等沈杏初收回目光,宁辰鸢也难掩惊色,她微微敛眸移开目光,倏地又看到了坐在沈杏初不远处的谢云瑾。

        这两人的容貌气质她见过一次绝对不会认错!

        宁辰鸢不由偏头看向宁亦辞,“哥哥,我看到了那天帮过我们的沈小姐和谢公子。”

        宁亦辞微讶,转首看向她。

        宁辰鸢便示意他向殿中看去,宁亦辞打量了一番,辨认出了沈杏初和谢云瑾。

        “这种宫宴能参加的人想来身份不会低微,他们莫非……”

        皇帝发觉两人看着殿中低声交流,不由问道:“太子和公主莫非在殿中有识得的人?”

        宁亦辞闻言便微微一笑,对皇帝点了点头:“不错,辞初来京城的第一日,便得到了一位谢公子和沈小姐的帮助,今日来宫宴,竟发现他们就在殿中。”

        “哦?”皇帝不由有些疑惑,“谢公子和沈小姐?”

        这殿中姓谢和姓沈的没有几人,皇帝不禁将目光放在谢家席位和沈家的席位上,“姓沈的小姐在这殿中只有一位,莫非就是沈爱卿的千金?”

        皇帝便将目光落在沈杏初身上。

        宁亦辞沿着皇帝的目光看去轻轻一点头,“不错,是这位沈小姐。”

        “那位谢公子,莫非是谢将军的大公子夙离?”

        “回陛下,并非是谢大公子。”宁亦辞摇了摇头,于是将目光落在谢云瑾身上道:“是这位公子。”

        “哦?竟然是云瑾?”

        “敢问陛下,这位谢公子是何人?”

        “是谢家的二公子,亦是我朝鉴查司的执司。”皇帝不禁笑道:“既然太子殿下与公主和云瑾与杏初相识,你们年龄相仿,若是这几日在京城无聊倒也可以解解闷。”

        宁亦辞闻言颔首一笑。

        皇帝于是看向宁辰鸢,“朕听闻公主也极善音律,不知天晟的乐音公主可喜欢?”

        宁辰鸢闻言便笑道:“辰鸢在音律上向来自负,却没想到天晟琴师的琴技竟然如此高超,辰鸢自然喜欢。”

        “那便好,将来公主若是留在天晟,也可以时常找宫中乐师切磋,不失为一个解闷的乐子。”皇帝一笑。

        宁辰鸢手指微微僵了僵,坐在身边的宁亦辞敏锐地感知到她情绪变化,于是便抬手缓缓拍了拍她。

        宁辰鸢一瞬间便调整过来,她自然知道自己此行所背负的使命是什么,为了洛隅,她甘愿离乡千里,远嫁天晟。

        “是啊。”宁辰鸢于是应和着皇帝勾唇一笑。

        “菜肴可还和公主口味?”皇帝于是又问道。

        “不错。”宁辰鸢又笑道。

        “虽说远离家乡总是寂苦,不过公主也无需担心,”一旁的皇后闻言便道:“公主若是喜欢,京城也有不少世家小姐极善音律,这位沈小姐与璟相的千金璟小姐的琴技也都极好,公主平时也可和她们多来往,互相讨教结伴游玩,也可进宫和本宫多聊聊天,总能抚慰几分。”

        “是,”宁辰鸢不由眼圈微红,“多谢皇后娘娘!”

        皇后神情慈爱地叹了口气,出言安慰了她片刻。

        沈杏初百无聊赖地坐在席位上,碍着周围人多眼杂要保持着一台,又不便和谢云瑾过多交流,再加上谢云瑾还跟着荀昇与周围不少大臣互相敬酒,沈杏初便转身低声对沈夫人道:“娘,我有点闷热,去殿外透口气。”

        “好。”沈夫人闻言便点了点头,回头吩咐秋烟跟在她身后。

        沈杏初于是就带着秋烟从后方悄悄绕了出去。

        走出殿外沈杏初四处看了看,便向着人少的地方走了过去。

        离开殿外,空气果然清新凉爽许多,沈杏初走到池边亭子里,见周围除了巡守的侍卫外没什么人经过,便伸了个懒腰放松放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