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星文学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书后我成了反派男二的铁血妈粉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八章 深夜来访

第三十八章 深夜来访

        沈杏初于是又晕晕乎乎地睡了一会,只是肩膀上的伤太疼,沈杏初睡不安稳,等到天黑前醒来再喝了一顿药,秋烟便帮她换了药后熄了烛火退出了屋子。

        齐大夫开的药中有助眠的功效,沈杏初喝了药后总算能够把疼痛暂时忘掉进了梦乡。

        月亮浮上云雾,渐渐上了树梢。

        微风拂开半掩着的窗子,随着一地月光缓缓潜入房内。

        沈杏初迷蒙的意识清醒了几分,虽然没有睁眼,却感受到了她房间中似乎多了一个人。

        沈杏初心跳得极快,尽量让自己呼吸平稳,一边用左手悄悄的在身边摸摸有没有什么能防身的东西。

        按理来说,以沈府的护卫,应当不会有什么贼寇漏夜混进她的房间才对,而且也没有听到外面秋烟的声音。

        沈杏初左手摸到一块硬物和便轻轻攥住停了下来,一边静静地听着屋子里那个人的动静,心中计算着等那人靠近她床边时怎么样才能一击即中,然后趁那人没反应过来时她就跑下床去喊人。

        然而等了许久,沈杏初除了自己的呼吸声之外听不到任何响动。

        她心中不禁起了疑,不由猜测着是不是自己多心,还是说那人是个内力高深的高手?

        沈杏初不由想着反正屋子里漆黑一片,她眯着眼睛应当被发现不了,正在她犹豫着要不要悄悄睁开眼睛看看时,忽然便感知到那人微微动了。

        沈杏初头皮发麻,心底悲催地想着她这伤还没好,千万别再伤上加伤,她于是连忙握紧了手中攥着的东西。

        那道人影抬脚向她走近,沈杏初原本紧张的心却突然松了松。

        这种淡淡的青竹夹杂梨花的香气,她只在一个人身上闻到过。

        难道是,谢云瑾?

        沈杏初呼吸顿了下,缓缓松开了左手中攥着的东西。

        他来多久了?

        沈杏初思绪划过今天中午沈夫人说的话,心中突然乱成了一团麻。

        谢云瑾走到她床边便停了下来,沈杏初心中不禁吐槽,你们这些武功高强的小说角色都爱半夜来房间里吓人吗?

        她强忍着闭着眼睛半晌,呼吸却早已在猜到那人是他的时候乱了不少,想着她这样拙劣的演技大约早已被谢云瑾识破,沈杏初终于再也装不下去,睁开了眼睛。

        隔着月光看着谢云瑾朦胧的轮廓,接着对视上他的双眸,沈杏初愣了半晌。

        僵持了许久,沈杏初被这诡异的气氛刺激到,终究先开了口。

        “二公子……半夜来我闺房,有什么事吗?”沈杏初声音喑哑,撑着左手坐了起来用火折子点燃了床边的蜡烛,靠在床头看着他。

        烛火点燃了整个屋子,谢云瑾的目光落在她干燥的唇上便走到桌边手腕轻抬,给她倒了一杯水。

        沈杏初看着他的动作默了默,无言地抬手接过杯子喝了几口。

        秋烟在外室休息,陡然看到内室中亮起了烛火,以为沈杏初有什么事情便连忙起身快步走了过来。

        秋烟刚绕过屏风走进内室,便看到站在沈杏初床前的谢云瑾,她一惊,瞌睡立即醒了。

        “二公子?”

        沈杏初看到秋烟进来总算松了口气,连忙道:“秋烟,给二公子沏壶热茶吧。”

        “是!”秋烟连忙应声就要往外走。

        却不想谢云瑾开了口,“不必劳烦了。”

        秋烟顿了顿,不知所措地看向沈杏初,沈杏初看着谢云瑾清冷的神色,只得挥手让秋烟离开。

        屋内又只剩下了两人独处,沈杏初攥了攥手中的杯子,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沈夫人的话她是听进了心的,只是话到临头,她当着谢云瑾的面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直接问他和璟娴认不认识是不是过于唐突了一些?

        沈杏初心中苦恼着,猝不及防听谢云瑾出了声。

        “伤怎么样了?”

        她微微抬头对上他的视线,掩饰般的敛了敛眸,这才接着看着他道:“齐大夫处理的很好,说只要静养一个月就能全好。”

        谢云瑾眸光落在她恨不得抠进手掌里的杯子,于是便上前从她手中接了过来。

        沈杏初看着他又将杯子放回了桌子上,谢云瑾转过身接着说道:“下次遇到这种事情,不要替我挡着了。”

        沈杏初看着他的身影,心想着这东西哪是人能控制得了的。

        她想到昨天在看到那边有人想要偷袭谢云瑾时,她几乎是下意识地反应便冲上前去,哪来得及思考呢?

        “棠儿。”谢云瑾轻轻叹了口气,“昨天在马车上,是不是我哪一句话说错了,让你误会了什么,还是觉得不舒服了?”

        沈杏初懵了懵,一没想到他喊了她名字,而没想到谢云瑾居然直接问了出来。

        见她沉默,谢云瑾并不着急,就那样静静地看着她不语。

        沈杏初敛了敛眸,这件事情肯定是要问清楚的,她想了想,于是便问道:“二公子,认识璟相府的璟小姐吗?”

        谢云瑾闻言有些意外,他回想了下昨天发生的事情便将她的疑问联系了起来,

        他看着沈杏初于是问道:“棠儿,最初从徐府宴后,我送你回沈府时被马车撞的那件事情,你其实知道幕后的主使是谁?”

        沈杏初不料他能在一瞬间就猜出了事情始末,她顿了顿,便诚恳地点了点头。

        “嗯。”

        谢云瑾眸色深了深,接着便说道:“所以,你误以为我和璟娴认识,因为想要替她遮掩,这才瞒了你真相?”

        沈杏初更加惊楞,看着他继续点了点头,“嗯。”

        谢云瑾微微叹了口气,“若是知道你清楚事情背后的主使,还会因为这件事情对我产生误会,我自然不会瞒你。”

        谢云瑾随即从怀中取出了之前青舒院影子查到事实后传来的信,递给了沈杏初。

        他接着道:“我的确查到了这件事是璟娴所作,且查到了璟娴身边私自养了死士。”

        璟娴私下养着死士沈杏初是知道的,后期的璟娴和谢云瑾手下分别足足有一千死士,且各个都可以一敌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