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星文学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书后我成了反派男二的铁血妈粉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六章 取暗器

第三十六章 取暗器

        沈杏初白着脸道:“等我做做心理准备。”

        那名大夫看着她忍俊不禁,“小姐已经算是在下这些年里见过的少有坚强的女子了,更何况是龙爪这样的暗器。”

        沈杏初听着大夫的调侃苦笑一声,半晌才闭了闭眼又含了一口烈酒含糊不清地道:“您取吧。”

        “好。”那名大夫点了点头,于是将手中取暗器所用的工具在烛火上烤了烤,便开始准备取出龙爪。

        见沈夫人不忍心直视,沈丞便将她身子转到自己怀中揽着。

        那名大夫的手极稳,显然是经年处理这类伤口的,然而沈杏初却还是不由在微烫的匕首触及到皮肤的那一刻便囫囵咽下了烈酒疼出了声,“啊!疼疼疼!”

        这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穿透到了整个宅院,窗外卧在枝桠上休憩的喜鹊一个激灵险些掉落在地上,在将要落在地上扑楞了几下忙不迭地飞走。

        等那名大夫将她肩膀上的龙爪取出来时,沈杏初瘫在床上一身冷汗,不止嗓子喊哑了,已经没了半分气力。

        “好了。”那名大夫倒是第一次见像沈杏初这样的,面上不禁带着笑摇摇头。

        “万幸暗器没有伤到筋脉,否则没这么容易取出来。”

        这还叫容易?沈杏初痛恨的看着大夫取出来放在一旁的龙爪,身体无力至极,不由在心中欲哭无泪的呐喊。

        那名大夫将她的伤口清理了下便上了药包扎了起来,沈夫人转过身来沈杏初才发现她的神色没有比自己好半分。

        伤在女儿身,痛在父母心。看来是真理了。

        沈杏初勉强打起了一分精神安慰沈夫人,“娘,您别哭了,我这不是没事嘛!”

        沈夫人心疼地看着她擦了擦眼泪握着她的手,整理好面容看向大夫,“还不知道大夫怎么称呼?”

        “在下姓齐。”齐溟于是说道。

        “今日多谢齐大夫了,不知道小女的伤势这几日还有什么要注意的地方?”沈夫人便问道。

        齐溟摸着下巴思索了片刻,“小姐的身子比一般女子康健,不过也需要静养,待在下为小姐写一个药方,夫人记着一日两服即可,还有伤势处的药记得每日一换,约莫不出一月就能好全。这其中有什么问题夫人尽管命人来济世堂找在下。”

        “好。”沈夫人连连点头,立即就吩咐秋玉带着齐溟去写完药方后取了银子后送了出去。

        沈夫人于是转头握着沈杏初的手帮她擦了擦汗,“棠儿现在怎么样,还疼吗?”

        沈杏初摇摇头,“不疼了娘,您放心!”

        看到沈夫人眼眶含泪,沈杏初于是偷偷给沈丞眨了眨眼,示意他来哄哄。

        沈丞轻轻“咳”了一声,便上前揽着沈夫人道:“好了,棠儿现在身体虚弱,先让她好好休息休息吧。”

        沈夫人红着眼睛忙点了点头,“好。”

        “秋烟,照顾好你家小姐,若是有什么事情立即来禀报我!”沈夫人于是转身看着秋烟吩咐道。

        “是!夫人放心!”秋烟立即应是。

        沈杏初本就是强打着精神,见沈丞带着沈夫人转身走出内室,这才放下心闭上了眼,不过一瞬便昏睡了过去。

        秋烟见状心疼地叹了口气,见窗外起了一阵风,秋烟便上前关上窗子,然后打了盆水来帮沈杏初拿帕子擦了擦额头和脸颊。

        沈杏初这一觉便径直睡到了第二天子时,她迷迷糊糊地张开眼看到窗外日头高照,有一刹那甚至以为自己又回到了现代。

        接着她眨了眨眼,这才意识到这里依旧是沈府她的院子。

        肩膀上的伤依旧疼得难以忍受,只是和昨天相比已经好了许多,沈杏初撑起身子见没有秋烟的身影,便压着嗓子喊了她一声,“秋烟。”

        秋烟在院子外连忙应了声,推开门进来就看到她已经醒了,她一喜,连忙朝她走了过来扶起她,“小姐醒了?”

        沈杏初点了点头,顺着秋烟的力气靠在她立起来的枕头上,“小姐稍等,秋烟去给您拿水!”

        “好。”沈杏初点了点头。

        秋烟于是连忙跑去给她倒了一杯热水拿了过来递给她,“小姐慢点。”

        沈杏初喝了两口水润了润嗓子,便又递给了秋烟。

        秋烟放下杯子,便吩咐手下人去栖梧院禀报沈夫人,见她脸色依旧苍白,秋烟便说道:“夫人亲自给您做了滋补的药膳,说等您醒了就去禀报她,我先打水来给小姐擦洗,一会儿用完膳后还要喝药。”

        沈杏初没什么力气地点了点头,秋烟便一步三回头的走了出去。

        现下脑子得了空闲,沈杏初无法控制地又回想起了昨天谢云瑾告知她的那辆马车的主使,她垂了垂眼睫,有点想哭,却又有些哭不出来。

        她仰头看着天花板叹了口气,回想起昨日陡然又有些庆幸,昨天她本来是想问问谢云瑾那日在暗道里说的那些话的意思,幸好谢云瑾在她前面告知了她马车的事情,让她没来得及问出来这个问题。

        否则的话,她沈杏初的脸就要丢没了。

        片刻后,便听院子外传来几道脚步声,沈杏初猜到是沈夫人带着人走了过来,便连忙收了略微有些哀伤的表情,怕沈夫人看出什么异常来又替她担心。

        沈夫人带着走进内室,便先吩咐身后的丫鬟婆子将刚做好的药膳放在了桌子上,走到她身旁床边坐下,“棠儿醒了?”

        沈杏初点了点头,一脸如常地喊了她一声,“娘。”

        沈夫人看着沈杏初难掩心疼,“今天感觉怎么样?”

        “好多了!”沈杏初笑着道。

        见秋烟打了盆水进来,沈夫人于是便浸湿了帕子亲自帮沈杏初擦洗漱口完后,这才道:“好了,饿了吧?快来吃饭!”

        沈杏初跟着沈夫人起来坐在桌子前,因着沈杏初伤到的是右肩膀,秋烟便在一旁替沈杏初布菜,沈夫人亲自喂她吃。

        “知道你肯定不爱吃一般的药膳,这些虽然都是药膳,但是是我特意请教了御膳厨的,味道和一般药膳都不同,怎么样?”沈夫人笑着问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