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小姐!小姐您怎么了?”

        秋烟看到血迹后立即慌了神,三步并两步地向马车车厢跑了过去,她从来没见过小姐身上流过这么多的血!

        沈杏初忍着疼痛朝她摇摇头,“我没事。”

        秋烟跑到她身前后就看到了她肩膀上深深嵌着的那枚暗器,见沈杏初闭上眼神色苍白,秋烟不禁忍着泪转头问谢云瑾和九黎,“谢公子,这是怎么回事?”

        九黎见状上前安慰秋烟道:“秋烟,沈小姐中了暗器,这里不安全,我们先回去。”

        “好!”秋烟忙不迭地点头。

        九黎于是驾着马车动身,他转身看向马车中问谢云瑾,“主子,回府里吗?”

        沈杏初闻声勉强睁开眼睛,抬手轻轻扯了下谢云瑾的衣袖,谢云瑾正欲点头便将目光移向了她,微微低头听她开口。

        沈杏初于是说道:“二公子,送我回沈府就好。”

        谢云瑾沉默了一瞬,见她目光执着的看着他,只得点头,“好。”

        沈杏初松了口气,缓缓放下了拉着他衣袖的手,她现在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谢云瑾,既然谢云瑾心中已经有了璟娴,她还要赖在他这里岂不是自讨苦吃?

        即便谢云瑾愿意出于婚约的义务照顾她,她也不愿意因为这个原因被他照顾。

        九黎听到了马车中谢云瑾和沈杏初的话,心中不由有些担心马车中两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谢云瑾于是对九黎吩咐道:“直接去沈府吧。”

        “是!”九黎应了一声,随即就驾着马车向沈府而去。

        谢夙离和璟娴半晌没等到手下前来报信,璟娴微微拧眉算了算时间,便察觉到或许事情没办成。

        “已经半个多时辰了。”

        谢夙离闻言也察觉到了一些不对劲,他于是起身正欲询问手下情况,便见有一名手下捂着胸口朝他们跑了过来。

        “主子!”

        那名手下满身是血,谢夙离和璟娴见状立即上前,“发生什么了?”

        那名手下来到两人面前便跪了下去,“主子,我们的人没打过,就剩下我一个逃了出来!”

        “什么?”两人齐齐变色,“怎么可能!”

        “你说清楚!”璟娴蹲下身子看着那人问道。

        “谢云瑾虽然武功高强……我们一开始处于上风,但是就在眼看着马上就能把他们解决时……突然来了一群人帮忙,那群人武功极高且配合默契,不像是一般江湖高手,而且很听谢云瑾的吩咐……”那名手下断断续续地道。

        “什么?”谢夙离神色微青,谢云瑾在他眼皮子底下在谢府待了这么多年,他居然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身边有这么多人!

        怎么可能?

        那名手下说完这句话后便昏倒在地。

        谢夙离见状只得吩咐其他的手下将这个人带回去看伤。

        璟娴脸色微青,立即便起身要向外走去。

        谢夙离于是连忙伸手拦住她,“娴儿!”

        “别急。”璟娴顿住脚步看着他,谢夙离便道:“如果是这样的话今天看来是不适宜动手了。”

        璟娴深深吸了口气,半晌才让自己理智冷静下来。

        九黎驾着马车加快了速度,不久后,马车便在沈府门外停了下来。

        沈杏初本想让秋烟扶着自己下马车,却不想还没开口,谢云瑾便接着抱起她轻身下了马车向沈府中走去。

        “小姐!”沈府门外的下人上前行了礼,看到沈杏初受了伤后皆震惊不已。

        谢云瑾转身吩咐九黎去请京城中最擅长处理伤势的大夫前来,九黎应了声后便转身离开。

        秋烟跟着谢云瑾的脚步快步向府中走去,一边吩咐下人立即跑进府中向沈丞和沈夫人禀报。

        沈杏初现在即便是不想让沈丞夫妇知道担心,但是她现下伤得这么重,也没办法瞒得住他们了,她只得垂着头心中叹气。

        秋烟带领着谢云瑾向沈杏初的院子快步走去,谢云瑾心急之下脚步很快,不消片刻便来到了沈杏初的院子。

        谢云瑾刚刚走进内室将沈杏初放在床上时,沈丞夫妇就快步赶了过来。

        沈夫人当先看到躺在床上的沈杏初肩膀上大片的血迹后便脸色一白,没忍住失声喊了出来,跑到了沈杏初的床前:“棠儿!”

        沈丞看到她的伤口时眸中也不禁划过一丝震惊和痛惜。

        谢云瑾于是向两人行了一礼,“沈大人,沈夫人。”

        “谢二公子。”沈丞转开头看着谢云瑾微微颔首,接着便开口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谢云瑾微微垂眸,说出了实情,“今日瑾邀约了沈小姐前往南巷赏烟花,结果遇到了刺杀,沈小姐肩膀上的伤是为了给我挡暗器才受的。”

        谢云瑾话落之后便又向沈丞夫妇二人行了一礼,“没有保护好沈小姐是瑾的错。”

        沈丞即便心疼沈杏初受的伤却也压制了下来,上前将谢云瑾扶了起来,“谢二公子请起,刀剑无眼,不是你的错。”

        沈杏初听谢云瑾将过错揽在自己身上不由开口对沈丞说道:“这场刺杀不只是针对二公子的,二公子一路上一直保护着我,爹,我受伤是因为我自己不小心,和二公子无关的。”

        沈丞闻言没说什么,沈夫人见她疼得满头冷汗,不由心疼地用帕子帮她擦了擦,一边转身问秋烟,“去请大夫了吗?”

        谢云瑾便道:“瑾已经吩咐属下去请了。”

        “那就好、那就好。”沈夫人点了点头。

        不多久后九黎便带着一名大夫快步走了进来,九黎上前对谢云瑾和沈丞与沈夫人行了一礼,“这位是济世堂的大夫!”

        那名济世堂的大夫随即便上前去查看沈杏初的伤口,他只消查看了一下便认出了暗器的类型,“这是,龙爪?”

        谢云瑾点了点头,“不错。”

        沈夫人在身边不禁问那名大夫,“这是什么?”

        “是江湖上极为有名的一种暗器,暗器深深嵌在肉里,要取暗器的话,沈小姐怕是要吃些苦头。”那名大夫见暗器已经完全没入肩膀,不由摇头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