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星文学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书后我成了反派男二的铁血妈粉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五章 弦断

第二十五章 弦断

        沈杏初等她回来便悄悄给她竖了个大拇指。

        徐温若下面的便是璟娴。

        璟娴的琴技依旧发挥稳定,让周围众人都如痴如醉。

        陈瑛看着场中抚琴的璟娴神情更为满意,待璟娴一曲弹完,陈瑛没有考虑便直接给了璟娴甲上的评价。

        璟娴镇定自若地向陈瑛微微一礼,便转身退了下去。

        沈杏初的次序在偏后面,再经过了三人的考核之后,便到了沈箐姗上场。

        排在沈箐姗后面的便是沈杏初。

        沈箐姗看上去有些紧张,沈杏初记得沈箐姗的琴技并不是很好,只能算得上一般。

        沈箐姗走到场中挽袖坐在琴前,不由轻轻舒了一口气,努力平息好心中的紧张。

        陈瑛见沈箐姗半晌不动,于是提醒她说道:“可以开始了。”

        “是。”沈箐姗缓缓点了点头,将手落在琴弦上试了试音。

        她的琴技一般,娘亲也从未在琴技上对自己寄托的太多,所以她对于琴试的评价结果并没有太多在意。

        只是……沈箐姗用余光看了一眼在徐温若身旁站着的沈杏初。

        沈杏初唯一的优点便是弹得一手好琴了,若是这次她下手成功,那么沈杏初唯一引以为傲的点,也会在众人面前变得一文不值。

        想到这里沈箐姗缓缓吸了口气,如果她这次成功让沈杏初的琴试失败,那封信中还提到,那么她便会有无数的好处,不论是金钱财宝,甚至是沈家的嫡女之位,她也会帮自己。

        璟娴说得对,毕竟虽然沈杏初是沈丞的亲生女儿,但是沈家是书香门第,沈老夫人又怎么会让一个大字不识的草包做沈家的嫡女和污点呢。

        沈箐姗心中做好决定,于是缓缓拨动琴弦,开始弹琴。

        要在陈瑛眼皮下面做手脚并不容易,沈箐姗装作一脸如常的样子,却在快要弹完琴之后,将早已袖子上早已涂抹上的药水缓缓沾在了琴弦上。

        接下来她弹完琴后便直接站起了身。

        陈瑛点点头,对沈箐姗道:“乙等。”

        沈箐姗并不意外,向陈瑛一礼后转身退下,“谢夫子。”

        沈杏初正要上场,便突然触及到了沈箐姗下场后向自己望来的眼神。

        然而沈杏初正欲揣摩沈箐姗方才看过来的眼神是什么意思时,沈箐姗便立即收回了目光。

        她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向场中走去坐在琴前。

        然而她刚坐在琴前,鼻尖便若有似无地闻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

        正在她想要寻找是哪里的异常时,便听陈瑛看着她开了口,“沈小姐,开始吧。”

        陈瑛看着沈杏初目光有些打量的意味,她在文素堂三年,这位沈小姐的性子她一向都不怎么喜欢,骄纵无礼嚣张跋扈。

        不过她最近却听云穆先生说这位沈小姐的性子似乎变了变,不再那么盛气凌人,气质也温和了许多,只是在这几日沈杏初一直告了病假,不知道是真是假。

        沈杏初抬手试了试琴弦,她有许久都没有碰过古琴了,虽然有些手生,但是在现代那么多年的肌肉记忆,在摸到琴的那一刻记忆便涌进了脑海。

        琴试考核的曲子是规定的,沈杏初于是开始弹奏,然而不过几个才刚弹出几个音节,她心中便骤然察觉到了不对,只见下一刻,手下的琴弦便猝然断裂了开来。

        曲子戛然而止,四周众人一愣,齐齐将目光落在了沈杏初的身上。

        “发生什么了?”

        “好像沈杏初把琴弦弄断了。”

        沈箐姗的目光从沈杏初上场起便一直注视着她的动静,在看到这里时心中瞬间松了口气,琴弦断了,看来她成功了。

        陈瑛见状一怔,便走到沈杏初身前查看了下,只见眼前的凤尾琴上有四五条琴弦都断裂了开来。

        “怎么回事?”

        沈杏初摇了摇头,这琴弦绝对被人做了手脚。

        她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便听一旁有人开了口,“沈杏初,就算你不想好好弹琴,也不能将琴弦扯断吧,你这样让其他还没有考核的我们怎么办?”

        不少人闻言立即搭腔,“就是!这把凤尾琴可是宫中皇后娘娘钦赐的,全天下可就只此一把,把琴弦弄断了你赔得起吗?”

        徐温若见状有些着急,连忙跑到了场上看着沈杏初,“棠儿,怎么回事?”

        沈杏初眸光暗了暗,她收回手张开手掌,便见她右手上尽是血迹。

        徐温若惊呼一声,立即拿出绢帕帮她捂住伤口,“怎么会受伤?”

        沈杏初偏头在人群中扫视一眼,便见目光落在了沈箐姗的身上,而沈箐姗见沈杏初看了过来,立即垂眸躲避,沈杏初心中沉了沉,看来果然是沈箐姗搞的鬼了。

        “夫子,这琴弦被人动了手脚。”她看着陈瑛便道。

        陈瑛神色沉了沉,她垂眸察看了下琴弦,只见琴弦上方除了沾上了一点沈杏初的血迹之外其他的一无所有。

        “怎么可能被人动了手脚呢,前面那么多人上去弹奏都没有出什么问题,怎么偏偏在你这里琴弦就突然断了?而且大家可都眼睁睁地看着琴弦是在你手中断了的,沈杏初,就算你脾气骄纵,但也该有个度吧,你这么任性把琴弄坏,这让剩下的人怎么考核?”

        陈瑛即便一开始并没有怀疑沈杏初,然而听到这里看着沈杏初的目光不由也微微有些改变,她神色掠过一丝不悦,却还是说道:“好了,大家先安静一下。”

        众人于是看着陈瑛,陈瑛见沈杏初手上的鲜血流的不停,即便心中有些不满,还是先吩咐自己的侍女去请了郎中来给沈杏初包扎。

        沈杏初看到了陈瑛的神色变化,她没说什么,毕竟原主带给所有人的印象一时片刻自然难以改变,只是……她回忆了下方才闻到的那股奇怪的味道,猜测问题应该就出在了这个上面。

        她于是看着陈瑛说道:“夫子,我知道以前的我的确娇纵任性不懂事,所以您现在并不相信我,只是这是春考,还请您仔细想想,我又怎么可能这么蠢,在众目睽睽之下自己弹奏的时候弄断琴弦呢?”

        ------题外话------

        感谢yzyyw宝贝的推荐票和杳然宝贝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