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星文学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书后我成了反派男二的铁血妈粉在线阅读 - 第八章 南风馆指认

第八章 南风馆指认

        沈杏初闻声莫名其妙地看过去,只见入目所及就是一名身穿粉色衣裙和她年龄相差不大的妙龄女子,她有些疑惑,一时没想起来这是谁,便偏头对秋烟问道:“秋烟,那是谁?”

        那名妙龄女子闻言瞬间炸了毛,“沈杏初!你!”

        秋烟不知道沈杏初是不是真的忘记了眼前人的身份,便低声说道:“小姐,她是箐姗小姐啊。”

        “箐姗?”沈杏初搜索了下脑海中的记忆,这才想了起来,“哦……”

        沈箐姗名义上算是沈家的二小姐,不过她却并非沈丞夫妇亲生,而是沈家二房沈丞的弟弟和他夫人的女儿,据说是当年沈丞升任户部尚书的时候沈丞的弟弟夫妇央求着沈丞,将沈箐姗记在了沈夫人的名下充作大官的女儿。

        “沈杏初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有事找我吗,没事先走一步。”

        她对沈箐姗没什么好感,说起来书中的沈杏初之所以会落到成为炮灰的地步,其中有一部分原因也有沈箐姗不安于身份在她面前肆无忌惮的挑拨唆使和在外人面前对沈杏初随意抹黑,才会让沈杏初在外面不知轻重且被人嫉恨。

        一句话说完沈杏初就准备绕过她继续向栖梧院走去。

        却不想沈箐姗又拦住了她,“喂!沈杏初,你自己做的好事,人家南风馆的人都找上门来了,现在祖母和全家人都等着你去问清楚呢!”

        沈杏初脑门上冒出一串问号,转头看着沈箐姗蹙眉问:“你说什么?”

        “还能是什么,你自己心里不清楚吗?”

        沈杏初微微拧眉,南风馆,这在古代可不是什么好地方。

        她瞬间有些头大,旋即懒得理会沈箐姗,抬脚就向府中走去。

        沈箐姗见状不再拦她,哼了一声抱着手臂跟在她身后。

        刚往前走了两步,沈杏初这才想起来沈府中的路她出了去栖梧院的剩下的都不熟悉,就在她看着眼前的路踌躇时,沈杏初就看到了在沈夫人身边见过的应当是贴身丫鬟的秋玉。

        她微微松了口气,秋玉便上前向她一礼就跟在了她身边,“小姐,老夫人在南院等着。”

        沈杏初点了点头,想了想又问道:“娘呢?”

        “夫人已经过去了,命奴婢在这里给您知个信。”秋玉低声说道。

        沈杏初点了点头,沈夫人在就好。

        等来到南院时,沈杏初望过去,一眼就看到了坐在一旁的沈夫人,听到脚步声,不少人都将目光看了过来,沈夫人也不由向沈杏初投来了担忧的目光。

        只见一名老妇人坐在首位,见其衣着华贵颇有威严,沈杏初便猜到她就是沈老夫人。

        沈杏初深吸一口气,快速用目光四周打量了一圈,就将目光放在了在一旁站着的几名青年男女身上。

        她目光灼灼地望过去,那几人初时还能和她对视,不过片刻后,几人虽然面色不变,但眼神却微微向下偏移,有些闪躲。

        沈杏初盯着他们的眼神半晌,便猜到这几人是在扯谎了。

        她这才微微松了口气,心中稍稍有了点底,也是,沈家家风清高,书中的沈杏初虽然刁蛮任性,却并不是什么会随意和南风馆有什么交道的人,又怎么会和南风馆有什么牵扯。

        只要事情沈杏初没做,定然会有破绽。

        她接着向前走去,稳着姿态先向坐在主位上的沈老夫人行了礼,“见过祖母。”

        而沈箐姗径直走到了沈老夫人身边站着。

        却不想她这边礼数周到,沈老夫人看着她却当先摔了茶盏,“沈杏初,你还不给我跪下!”

        沈杏初抬眸,皱着眉看着她,“敢问祖母,我做错了什么,为何要跪?”

        “你!”沈老夫人闻言火气更甚,指着她便道:“你还敢顶撞我!”

        沈夫人见状连忙起身走到沈杏初身边护着她对沈老夫人说道:“母亲,棠儿还小,不是有意的!”

        “你也给我闭嘴,有什么资格说话,将女儿教成这样子,平时刁蛮任性也就罢了,如今倒好了,竟做这种伤风败俗的事,真是丢尽了我们沈家的脸!”沈老夫人一点都不顾及沈夫人的面子,不问青红皂白地张口就骂道。

        这话却有点重了,沈杏初闻言拧起眉毛。

        沈夫人闻言不由将双手紧紧攥了起来,却还是保持着尊重道:“母亲,棠儿不是那种人!”

        沈杏初察觉到沈夫人的情绪,于是抬手握住沈夫人的手轻轻拍了拍。

        她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于是对沈老夫人开口,“祖母,我实在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错事让您这么生气,还请您明示。”

        沈老夫人闻言“哼”了一声,抬手指着一旁站着的那几名青年男女怒道:“你做的好事还要我亲口说出来?南风馆的人都找上门来了,还要让我亲口说给你听吗?”

        沈杏初闻言又偏头看向一旁的那几名青年男女,“不知几位是什么人,我瞧着却有点面生啊,怎么着,难不成几位梦里见过我?”

        其中一名看上去像是几人里等级较高的管事说道:“沈小姐说笑了,三天前的夜里您才来了馆中,点名指了我们的花魁,说好的帐先欠着,让我们隔两日来府里要,怎么今天就翻脸不认人了?”

        “哦?”沈杏初看着几人语调微微上扬,“劳几位慎言,我一个待字闺中的少女,且尚未及笄,几位这么空口无凭的就想坏我名声坏我清白,到底是什么目的?”

        那名管事的女子闻言脸色微僵,看着她道:“沈小姐不要出口喷人,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凡事皆讲究一个证据,敢问几位有什么证据能证明前天夜里去你们什么劳什子南风馆的人是我?”沈杏初不甘示弱地反问。

        “证据?”那名管事的女子闻言立即从怀中取出一张字据,“证据自然有,只是希望沈小姐不要抵赖才是!”

        沈老夫人闻言立即便命人去接过那份证据,沈杏初却当先一步接到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