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星文学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聂少的落跑前妻在线阅读 - 第273章 真正的英雄(二)

第273章 真正的英雄(二)

        安然抱着大公仔,连眨眼睛都忘记了。

        阿豪的讲述更像是一个故事,可是她却知道那是聂苍昊经历的真实过往。

        原来是聂苍昊彻底结束了罪恶的暗岛!

        他最终得以重返家园,他的伙伴们也彻底得到了解脱。

        安然沉默了好久,轻声地道:“我相信你说的这些。聂苍昊的确是个很有才华有能力的人,我只是没想到他的胆魄也如此惊人。说实话,在某些方面我挺佩服他的。”

        阿豪的冰山脸终于露出一丝笑容,就好像一个最虔诚的信徒听到有人赞美他最崇拜的神祇。

        “每一个从暗岛活着走出来的人都佩服他!其实以他的威望和能力完全可以一呼百应,成立一个新组织代替詹妮称霸东南亚,但他却劝说大家回归正常生活。”

        “我们习惯听从他的命令,大家都听他的话散了!也有少数几个人始终都不肯离开他,无论他去哪里都跟随着他。”

        “离开暗岛之后他辗转大半年,他二十岁的时候终于回归原生家庭,可是他却遭遇了不公平的对待……”

        阿豪说到这里,又咽下了后面的话。

        安然心头一紧,问道:“为什么他遭到不公平的对待!”

        “这属于他的个人隐私,你有机会可以亲自问他,我不太方便跟你说太多。”阿豪解释道。

        安然点点头,也就不再勉强。

        一时间两个各怀心事的人都沉默下来。她托着腮凝神思考,他则站在落地窗前看海景。

        不知过了多久,安然轻声地道:“白绫对聂苍昊有救命之恩,没有她也许聂苍昊根本没有机会活下来。他欠她的恩情……这辈子都报答不完。”

        原来白绫对于聂苍昊那么重要,难怪他对她始终难以忘情。难怪哪怕卓佳萱只是长着一张肖似白绫的脸,就能得到聂苍昊的无数偏爱。

        这世上还有什么恩情能比得上救命之恩更刻骨铭心呢!

        阿豪的看法却有不同:“白绫跟墨瑰是互相依靠互相照顾。墨瑰十一岁之前的确得到了白绫的庇护和照顾,但是后来他强大起来就是白绫最大的靠山。”

        “没有白绫,墨瑰能否活下来是个未知数;但是没有墨瑰,白绫铁定活不到成年。”

        安然微张眼睫,不太明白:“为什么这么说?”

        “白绫资质并不高,属于被淘汰的等级。可是因为有墨瑰罩着她,她一路顺风顺水的走过来了。”

        安然有些明白了:“你是说他们俩互相有救命之恩。”

        阿豪沉默了一会儿,中肯地评价:“我觉得即使没有白绫墨瑰也能活下来!他七岁的时候挑战十岁的同伴,所有人都认为他死定了,但是他活下来了!”

        “更何况他七岁之前并没有高强度的血腥殴斗,主要拼的是聪明才智,那是童年时期的他最擅长的。白绫更像是一种精神慰藉,并非必不可少的生存条件。”

        “至于他吃饭慢的问题,如果没有我和白绫,我相信他也能想到解决的办法。在暗岛的那些年,他遇到过很多更棘手更困难的事情,最终他都一一解决了!”

        说完了这些,阿豪轻轻吁出一口气,下了断论:“白绫并非墨瑰的救命恩人,墨瑰才是她的救命恩人!”

        没有聂苍昊的庇护,白绫必定早就化为暗岛上无数累累白骨中的一具。

        安然心里一动,她觑着阿豪,轻声地问道:“你对我说这些,是想安慰我吗?”

        阿豪考虑了一会儿,答道:“我只是不想让你自卑。”

        “我没有自卑!”安然挺直腰杆。“我又没有亏欠他什么!”

        说起来,亏欠她的人是聂苍昊!他骗了她结婚,骗了她的初贞,还做过那么多伤害她的事情,他仍然理直气壮。

        她就从没见过他在她面前自卑过。

        一时间,两个人又沉默了。

        也许是短时间内接受的信息量太大,安然的脑容量有限,被震撼得有些懵,一时间都不知道该如何评价。

        毕竟聂苍昊经历的一切,对她来说是遥远又陌生的。

        她一辈子都不可能有那种每天在生死线上徘徊挣扎的体验。

        只要想到陪伴聂苍昊走过那段黑暗岁月的人是白绫,她心里就有些涩涩的,说不清什么滋味。

        “现在还想去见他吗?”阿豪突然问道。

        安然轻轻摇首,她的回答更像是叹息:“我想安静一会儿。”

        脑袋一直嗡嗡响,哪怕现在见到了聂苍昊,她都不知道该对他说什么才好。

        好久,她才记起一件事情:“白绫为什么快要死了?”

        该不会又因为救聂苍昊的缘故吧!

        阿豪抿了抿唇,冷冷地答道:“自己作的。”

        安然:“……”

        阿豪似乎不愿意再继续这个话题,就对她说:“我去给你泡养胃茶。”

        等到阿豪端来了热气腾腾的养胃茶,安然又问道:“今天早晨跑来找聂苍昊吵闹的女人是谁?”

        她刚被吵醒的时候,还以为包租婆跑来催房租了呢。对方语气那么冲,好像聂苍昊欠了二百万没还似的。

        “朱虹,跟白绫交情一直不错。她在那批女成员里面成绩排名第二,仅次于蓝月。”阿豪评价道。

        安然微张眼睫,接过了阿豪递过来的养胃茶,浅呷了一口。“蓝月是第一?好厉害啊!我就觉得她不错嘛!”

        第一眼看到蓝月,她就特别惊艳,同时又感觉对方身上有一种不容小觑的气势。

        此时细细想来,蓝月身上那种气质竟跟聂苍昊有异曲同工之处——属于强者的自信!

        “女生没有通过考核之前也是用编号做名字吗?如果蓝月也是001,那她跟同一届的聂苍昊岂非是重名了。”安然总是忍不住想打探暗岛的事情。

        也许她潜意识里想对聂苍昊的过去有更多的了解吧。

        至于究竟是何原因促使她想对他的过去有更多的了解,她不愿意去细究。

        “编号只属于男生!女生没有通过终极考核之前,她们都是按照等级用花草命名。从百花之王牡丹到野花杂草,数千个名字,什么都有。”

        安然略有些神往:“原来蓝月以前的名字叫牡丹!嗯,她的确担得起国色天香这四个字。”

        “蓝月不是牡丹,她是芍药。”阿豪更正道:“白绫是牡丹!”

        安然:“……”

        好半天她明白过来了,一定是聂苍昊搞的鬼。

        果然,阿豪证实了她的猜测:“我说过,白绫资质平庸,属于被淘汰的等级。因为有墨瑰护着她,她才能顺风顺水活下来。”

        说到这里,阿豪又跟她透露了一个内幕:“其实按照暗岛的规矩,蓝月应该跟墨瑰一对。女生十三岁之后就会选择一个跟自己等级差不多的男生,两人结成伴侣互相扶持照顾。但是墨瑰选择了白绫,蓝月就选择了排第二的赤麟。”

        “墨瑰那脾气你知道,超级护短。就因为白绫说喜欢牡丹那个名字,他就逼迫蓝月让出第一的位置给白绫。赤麟为此还跟他干了一架,最终他没打过墨瑰,还被打到吐血,蓝月只能让出第一,屈居第二。”

        安然听得风中凌乱,好半天才忿然道:“有没有搞错啊!他、他对蓝月做出那样不公平的事情,居然还有脸带着我去她那里吃佛跳墙?!”

        说到这里,她整个人都不好了。

        “蓝月没往汤里下毒真是大人大量!如果换成我,就算不下毒至少下点泻药才解气。”安然不由暗暗揩了一把冷汗,为自己后怕不已。

        因为每次去蓝月那里,就数她吃得最多。大多数时候,聂苍昊就坐在那里一边看她吃,一边跟蓝月聊天。

        以前安然还挺感动的,觉得他把仅有一盅的佛跳墙让给自己吃,至少说明他挺疼她的。

        现在她终于恍然大悟——他是拿她试毒!

        阿豪抿了抿唇角,淡淡地道:“蓝月并非器量狭隘之人,她不会做出那种下作之事。”

        安然稳稳神,鄙夷地道:“白绫人品也不咋地啊!她喜欢牡丹那个名字应该靠着自己的本事去竞争,靠男人给她的对手施压算什么!你刚才也说了白绫的资质属于被淘汰的等级。聂苍昊能保住她一条命已经不错了,她还有脸要女生第一的名字……我的天啊,这女人脸皮之厚简直让我大开眼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