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星文学 - 玄幻小说 - 绝世猛龙秦天唐紫尘全文完整版在线阅读 - 第1419章 烈焰太上长老的陨落(下)

第1419章 烈焰太上长老的陨落(下)

        自爆金丹,此乃金丹期修士走投无路时的最后一搏,是抱着与敌共赴黄泉、同归于尽的决然之举。

        须知,金丹乃是金丹期修士耗尽毕生心血修炼而来的珍贵结晶,倘若选择自爆,生命之花将瞬间凋零,从此消散于天地之间,再无任何起死回生的可能。

        正因如此,金丹自爆所爆发的威力可谓惊天动地、无可匹敌。

        毫不夸张地说,金丹自爆所引发的爆炸能量,与小型核弹相比,亦是不相上下,在方圆数百米的广阔区域之内,只怕是难以留存一丝生机。

        哪怕是实力旗鼓相当的金丹期高手置身其中,也定会被炸得灰飞烟灭,尸骨无存。

        然而,烈焰太上长老此番却是严重的失算了。

        只因为秦天绝非普普通通的金丹期高手,他拥有着神奇无比的天眼透视之能。

        秦天早早地就开启了天眼透视。

        他目光如炬,清晰无比地看到烈焰太上长老丹田内的那颗金丹正在疯狂地急速运转,恰似一团熊熊燃烧的烈火,炽热而狂暴。

        “禁锢!”

        秦天冷冷一笑,瞬间施展了一道术法。

        一道神秘莫测的紫色符篆如同闪电一般从他的掌间疾射而出,风驰电掣般飞向烈焰太上长老的头顶。

        那璀璨耀眼的紫色光芒,刹那间将烈焰太上长老严严实实地笼罩其中。

        这可不是平平无奇的普通术法,而是极其罕见、高深莫测的术法秘技。

        金丹期以下的修士,一旦遭遇他的禁锢术,便会如同被施了定身咒一般,完全丧失行动能力。

        就算是金丹期修士,在他的禁锢术面前,也会在数秒甚至十几秒的时间里,体内的真元如同被冰封一般无法顺畅运转,神魂更是难以脱离躯体而出窍。

        烈焰太上长老也未能成为例外,在转瞬之间,他的真元竟然好似被凝固的坚冰所禁锢。

        烈焰太上长老顿感大事不妙,急忙再次竭尽全力催动金丹,一心想要即刻自爆。

        但此刻,他已然错失了最佳时机。

        秦天的一掌已然以雷霆万钧之势朝着他的丹田位置猛力拍去。

        并且,秦天还施展出了流光的秘技,这使得他的速度快如流星,令人望尘莫及。

        烈焰太上长老根本来不及躲避秦天这迅疾如电的一掌。

        可秦天这看似轻飘飘的一掌,拍向烈焰太上长老的丹田位置时。

        只在须臾之间,烈焰太上长老的丹田和金丹瞬间崩裂破碎,金丹内那无比精纯的真气,犹如脱缰的野马,完全不受控制地透体而出,被秦天的手掌源源不断地吸纳而去。

        “啊!”

        烈焰太上长老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深深恐惧,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惊恐,歇斯底里地大吼了起来。

        这老家伙心中犹如明镜一般清晰无比地明了,秦天此时正在凭借一种神异到超乎想象、非凡至极的功法,以一种近乎掠夺的贪婪姿态大肆吸走他金丹内部的真气。

        他极度期望能够挪动自己的身躯,因为在他的意识深处,哪怕是即将面临死亡的绝境,他也坚决不愿让秦天获取哪怕半分的好处。

        他愤恨地想着:“我怎能让这家伙得逞,就算是死,也不能让他如愿!”

        然而,残酷的现实却如同一座沉重的大山,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他已然被秦天那威力强大得令人胆寒的“禁锢术”紧紧地、牢牢地束缚住了。

        “我一生修炼,难道就要这样死在秦天这小贼的手里。”

        在这极为短暂的时间区间里,他的内心充满了恐慌与不甘。

        但他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丹田和的金丹,就连自己的身体也仿佛脱离了自己的意志,全然失去了应有的控制。

        就这般,他体内那无比精纯、蕴含着强大力量的真气,犹如汹涌澎湃、滔滔不绝的江水一般,毫无阻拦地、源源不断地被秦天疯狂吸走。

        烈焰太上长陷入了深深的绝望之中,这一次,他不仅没有办法成功诛杀秦天,自己反倒还得在这凄惨之地丢掉性命。

        而且,他耗费一生积累下来的这一身深厚无比的修为,竟然将要为秦天做了锦上添花的嫁衣,会极大地促使秦天的实力愈发强大,而他所在的昆仑剑派,也必然将会彻底地被伏羲门所剿灭。

        他又怎么可能会甘心就这样无奈地死去。

        “我连金丹自爆都无法达成,那我便撑破你的金丹,让你的金丹因吸纳过多真气而崩裂!”

        但烈焰太上长老不愧是在江湖中历经风雨、久经沧桑的老狐狸,他的脑海中迅速闪过一个念头:“与其坐以待毙,不如殊死一搏。”

        他竟然不再有丝毫的抗拒之意,反而在仅仅能够略微控制自己丹田之后,出人意料地选择配合秦天,将自身金丹之内那海量的真气,以一种近乎疯狂、不顾一切的态势往秦天的体内疯狂灌注。

        他满心满念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一心想要撑爆秦天的金丹!

        然而,烈焰太上长老又怎可能料想得到,秦天的经脉竟是那般宽阔无垠,仿佛能容纳无尽的力量。

        令人震惊的是,秦天居然拥有三个丹田,这简直是闻所未闻的事情,几千年来,估计都只有在几位上古大能拥有两到三个丹田!

        就当下的情况来看,秦天仅仅是在下丹田凝聚了两颗金丹,可即便如此,他下丹田的内部空间依旧显得极为充裕,仿佛是一个广阔无边的神秘领域,蕴含着无尽的可能。

        也正因如此,秦天犹如饕餮一般,继续疯狂地猛吸着烈焰太上长老的真气,那势头好似永无止境。

        不多时,烈焰太上长老便惊恐万分地发现,自己视若珍宝的金丹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逐渐干瘪了下去,曾经璀璨夺目的光泽如今消失殆尽,变得黯淡无光。

        然而,反观秦天,却是气定神闲,丝毫未受到任何影响,仿佛置身事外一般安然无恙。

        “这……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的丹田怎能容纳如此海量且磅礴的真气……”

        烈焰太上长老此刻身体已然绵软无力,仿佛被抽干了所有的力气,他瞪大双眼,目光中满是难以置信和深深的困惑,紧紧地盯着秦天,声嘶力竭地说道。

        他深知今日自己已是在劫难逃,生命即将走到尽头,可是他无论如何也绝不愿就这般稀里糊涂、不明不白地死去。

        “等下你自会明白。”

        秦天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抹冷冷的笑容,那笑容中透着几分神秘和冷酷。

        而后,他毫不留情地将烈焰太上长老的真气彻底吸了个一干二净,直到再无一丝一毫剩余,这才缓缓收起了那强大的“禁锢”术法。

        此时的烈焰太上长老身体干瘪得不成样子,就如同枯萎的树枝,生机尽失。他颓然倒在地上,气息微弱得如同风中残烛,仿佛随时都会熄灭。

        “捆!”

        秦天神念微微一动,那声音犹如雷霆乍响。

        紧接着,他把从昆仑剑派“神子”韩神那里获取的捆仙绳毫不犹豫地祭出,只见那捆仙绳如同灵动的蛇蟒,瞬间飞射而出,直接就将烈焰太上长老紧紧地捆缚了起来。

        这捆仙绳着实厉害非凡,不但能够如铁钳般牢牢困住烈焰这老家伙的身躯,使其动弹不得,就连其神魂也被死死地禁锢在躯体之内,无法脱离分毫。

        秦天随后当作盘坐在地上,双目紧闭,神情肃穆,开始全力运转太昊伏羲功。

        这烈焰太上长老的真气,与他自身的真气,就如同水火一般难以相容,并不能完美地融合在一起。

        所以,他必须争分夺秒,即刻将其炼化,否则,倘若烈焰太上长老的真气在他体内肆意乱窜,必然会引发难以预料的危险,后果不堪设想。

        烈焰太上长老的真气,虽说纯度颇高,在常人眼中已是难得的纯净,但与秦天那至纯至净的真气相比,纯度仍是相差甚远,犹如云泥之别。

        不过,随着秦天功法的不停运转,他的体内源源不断地排出了一道道浓重的黑气,那黑气仿佛是邪恶的化身,被逐渐驱逐出他的身体。

        很快,烈焰太上长老的真气便被秦天完全净化,彻底融入了他自身之中,犹如江河汇入大海,没有一丝一毫的抵触和排斥。

        秦天依照凝丹诀开始凝丹,他全神贯注,心无旁骛。

        只见他周身光芒闪烁,灵气缭绕。

        没过多久,秦天便成功凝聚了一枚丹珠。

        秦天丹田内的那丹珠光芒璀璨无比,宛如夜空中最为耀眼的星辰,光芒四射,其中蕴含着强大且令人震撼的力量,仿佛这股力量一旦释放,便能惊天动地。

        虽然这枚丹珠还需继续吸收大量的灵气,方可成为金丹,然而,此时也算是完成了大半的进程。

        秦天有造化鼎这样的先天灵宝,用不了多久,便能成功凝聚第三颗金丹。

        秦天这一次吸收了烈焰太上长老千年的修为,修为实力更上一层楼,他心中自然欣喜无比。

        而烈焰太上长老也已然敏锐地察觉到了,秦天的体内,似乎有两枚金丹在不断地运转着,并且,秦天正在紧锣密鼓地凝聚着第三颗金丹。

        此刻,他心中充满了恐惧和懊悔,他恐惧于秦天这可怕的实力增长,懊悔自己为何要招惹这样一个强敌。

        “你……你竟然能够凝聚多枚金丹,这……这怎么可能?”

        烈焰太上长老的声音颤抖不止,充满了难以置信和极度的震惊。

        此刻,他似乎隐隐约约明白了自己会败在秦天手下的缘由,他很后悔,他知道秦天和伏羲门的人如此厉害,就不该去想取代伏羲门这件事情。

        他有自己的秘法,秦天亦不例外。

        而且,秦天所掌握的武技和秘法的层级,远远在他之上。

        再加上秦天已然拥有两个金丹,实力自然能够轻松碾压于他,让他无处可逃。

        “烈焰,你这就是少见多怪了。”

        秦天面带微笑,神色轻松地道:“现在,你可以安心地去死了。”

        “老夫恨啊,老夫怎么也没想到,竟然会死在你这小子的手里,原本老夫想带领昆仑剑派取代伏羲门,看来,老夫的确是看轻了你和伏羲门。”

        烈焰太上长老满心愤恨地说道。

        他后悔不已,心想如果当初没有这般野心勃勃,也就不会指使幽玄长老抓走唐紫尘,进而不会得罪秦天和伏羲门,他自然也就不会面临如今这死亡的威胁。

        但这个世界上是没有后悔药可吃的,他即便再如何长吁短叹,也终究无法改变这既定的结局。

        “你明白就好。”

        秦天冷笑着哼了一声,他那俊朗的面容此刻布满寒霜,只见他右手迅猛一翻,散发着凛冽寒气的离山剑瞬间出现在了手中。

        紧接着,他目露寒光,毫不犹豫地挥剑向烈焰太上长老猛力斩去。

        那剑势凌厉无比,仿佛能斩断世间一切。

        刹那间,剑光如虹,带着摧枯拉朽的气势呼啸而过。

        很快,烈焰太上长老的头颅便腾空而起,那一瞬间,时间仿佛凝固,画面触目惊心。

        殷红的鲜血犹如喷泉一般飚飞了出来,溅洒向四周,在空中划过一道道触目惊心的血线,洒落得很远很远。

        而就在此时,白若雪和红犼也匆匆赶了过来,他们恰好目睹了秦天斩杀烈焰太上长老这令人震撼的一幕。

        要知道,烈焰太上长老是昆仑剑派的太上长老,乃是地位仅次于掌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二号人物,更是修真界威名赫赫的巨头之一。

        然而,就是这样一位权倾一方、威名远扬的人物,就这般在瞬间身死道消,彻底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之中,令人唏嘘不已。

        “红犼,这几日你不辞辛劳地帮我牵制烈焰这老家伙,实在是辛苦了。烈焰虽说已然身死,但他毕竟是达到金丹期的修士,其身躯也堪称是难得的天材地宝。今日,就将其赏赐于你,待你吞食了这老家伙,你的修为想必很快就能抵达筑基巅峰之境。”

        秦天目光温和地看着红犼,缓声说道。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