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星文学 - 科幻小说 - 悟性逆天:我在武当创长生仙法在线阅读 - 第47章:领悟:御剑行云真诀!【二合一】

第47章:领悟:御剑行云真诀!【二合一】

        武当山脚。

        一名老者站在阶梯之下,双手撑着一把锈迹斑斑的青铜古剑。

        他穿着一身怪异的服饰,满头白发略显凌乱,被随意束起,面容枯槁的脸,就像是干裂的老树皮,似乎连眼睛都睁不开了。

        这幅模样,看起来黄土都埋到脖颈了,在他身上感受不到生气。

        可即便如此,周围的武当弟子,以及香客们,都不敢靠近分毫。

        那隐隐约约散溢出来的强大气势,令人心中悸动。

        “前朝剑神柳不悔?你们听说过这个名字吗?”

        “我好像听过,但太过久远了,他成就剑神之名时,我爷爷都还穿着开裆裤呢。”

        “江南剑阁似乎有过他的记载,据说当年他横行天下二十载,败尽所有剑修,以至于成为修剑之人眼中的神话,但那都是百年前留下的传说了。”

        “百年前,便已是剑神?”

        “俗话说的好,十年磨一剑,剑修可是越老越妖啊!”

        “但前朝灭亡后,传言说他不是陨落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应该是来寻找我武当后山那位前辈的,当年光明教主围剿武当,前辈成为了新一代江湖武林中的神话,两人或许有一战。”

        武当弟子,香客们窃窃私语,都好奇的望着他。

        经历了这么多,他们脸上并无多少担忧,虽然惊叹前朝剑神柳不悔的强大,但却对顾清风充满了信心。

        “掌门来了。”

        人群顿时分开。

        玄灵面色凝重,拾阶而下。

        寻常弟子,香客只能从江湖传说中来猜测柳不悔的强大。

        而他,却是能切切实实的感受到。

        “请!”

        玄灵深深的看了一眼柳不悔,让开身子,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对于这位已经在江湖中消失了近百年的前朝剑神,武当挡不住,也劝不走,只能任其行事。

        幸好,后山还有前辈坐镇。

        或许是人老了,柳不悔反应了一下,这才微微颔首,端起那把汉八方青铜古剑,迈步走出,拾阶而上。

        他的步子虽小,看起来颤颤巍巍。

        但每一步落下,都会在那青石板上留下一个深深的脚印。

        直到来到后山。

        玄灵顿住脚步:“前辈就在后山,剑神自去便好。”

        柳不悔驻足。

        他沉默了片刻,原本浑浊的双眼猛地睁开,看向其中一座山头。

        刹那间,恐怖的气势自他体内爆发,身上的奇怪服饰猎猎作响。

        此时的他,就像是草原上的狼王,遇到了猎物一般,所展现出来的气势和状态,哪里还有先前那般半截身子埋进黄土的感觉。

        “多谢。”

        柳不悔沙哑的声音响起:“今日老夫只为他而来,不会杀你武当一人。”

        说罢。

        他猛地掷出手中的汉八方青铜古剑,纵身一跃,脚踩剑身,直奔远处的山头。

        风在耳边呼啸而过。

        山头上一道人影出现在他的视线之中,越来越清晰。

        轰!

        当青铜古剑落在山巅时,他也彻底看清了顾清风的真容,双瞳中的愕然和诧异转瞬即逝。

        “你就是镇杀徐天机的剑客?”

        柳不悔目光凌厉,气势咄咄逼人。

        顾清风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风轻云淡,一手自然搭在太极剑的剑柄上,一手负于身后,打量着眼前的前朝剑神。

        “你修行的并非上古修行之法,却是为白玉京而来?”

        咚!

        柳不悔手中的青铜古剑拄在地上,肉眼可见的剑气席卷而出,掀动周围的落叶。

        “老夫悟剑百载,陷入瓶颈,得白玉京相助,踏出剑道最后一步,作为交换,需要取阁下身上一物。”

        顾清风笑了笑:“取我身上一物?说说。”

        柳不悔直视着前方,眼中迸发冷芒:“阁下的项上人头!”

        “为北境,南疆,西域联军开拔壮行!”

        大雍灭前朝,如今北境蛮族,南疆无神教,西域佛门联手,欲征讨大雍,柳不悔自然支持。

        顾清风仍旧风轻云淡的与之对峙,缓缓开口,声音无悲无喜:

        “你说悟剑百载,如今却沦为他人手中之剑,失了剑神风骨,何谈踏出剑道最后一步?”

        柳不悔眯眼,身前的青铜古剑颤鸣,似乎随时都会出鞘。

        “出剑吧,老夫知道你最强的一剑,有没有踏出最后一步,阁下一试便知。”

        顾清风微微摇头道:“我并非剑客,但你一心求死,倒也不是不行。”

        “如此,那我也借你项上人头一用,为大雍北征壮行!”

        两人的谈话不算隐秘。

        武当掌门,各大殿主,弟子,香客都汇聚在后山,听到此话,皆是神情激动。

        别看顾清风言语风轻云淡,温润如水,但他们可都清楚,这位面对敌人和对手时,可从来没有温和慈悲。

        柳不悔挺直身子,只听“铿锵”一声,面前的青铜古剑骤然出鞘。

        “你很自信,亦如当年老夫年轻时,不过老夫一路走来,败尽天下英雄剑客,就是不知道你有没有与自信相匹配的实力!”

        青铜古剑悬浮在他面前,剑尖直指顾清风。

        一股恐怖的剑意随之爆发,席卷九天十地,让所有人心悸。

        “今日,便让你看看剑道最后的境界,无极境!”

        柳不悔眸子中迸发一道璀璨的精光,向天地朗喝一声:“剑!来!”

        天地之间。

        风声戛然而止,流云顿住身形,好像摁下了暂停键。

        咔咔咔……

        武当山上下。

        玄灵掌门,各大殿主,弟子,香客,凡是佩剑之人,都猛地低头。

        手中,腰间的佩剑,不受控制的剧烈震颤起来,就连仓库中废弃的,或者还未来得及开锋的剑胚,也不例外。

        嗡!嗡!嗡!

        几息之后。

        这些长剑似乎受到了什么召唤,骤然出鞘,带着清脆的剑吟之声,飞速向着后山掠去。

        一柄,两柄……

        越来越多的长剑,汇聚成一条钢铁长河,铺天盖地,将阳光都遮掩,自众人的头顶飞过。

        “这……这就是……剑神吗?”

        长剑洪流滚滚而过,无数剑锋碰撞间,响起清脆的钢铁交鸣之音。

        武当弟子,香客们一个个都看呆了。

        玄灵掌门,以及各大殿主,亦是神色凝重。

        以真气操控长剑凌空飞行,杀敌,只要达到武道宗师境界,在雄浑的真气帮助下,倒是能够做到。

        可驾驭几柄长剑,就已经到了极致了,再多不但浪费真气,还会威力降低。

        现在呢?

        头顶的钢铁洪流,长剑多的根本数不过来,这需要何等庞大的真气?需要何等精妙的操控?

        “剑神之名,果真名不虚传。”

        远处。

        与荆州毗邻的扬州。

        江南剑阁,阁主秦岚正在参悟自己在泰山之巅得到的剑意。

        忽然,他感觉到手中的宝剑似乎变得躁动起来。

        “怎么回事?”

        就在他疑惑之时,耳畔传来大河奔涌的声音。

        “大河剑意?这……师祖?”

        秦岚眼瞳一颤,连忙握紧宝剑,飞身跳出楼阁。

        只见巍峨的剑阁楼顶,一抹身着白色剑袍,鹤发童颜的老者立足于屋脊之上,遥望荆州武当方向。

        “师祖,您怎么出关了?”

        秦岚跃上楼顶,恭敬行礼。

        剑阁师祖双手背负在身后,神色怔怔:“柳不悔,他终究是踏出了最后一步,我又输了。”

        柳不悔?

        听到这个名字,秦岚面色骤变。

        “师祖,此人……”

        剑阁师祖脸上浮现追忆之色:“百年前,我与他争剑神之名,于天山之上论剑,棋输一招,约定一甲子后再比。”

        “但他失约了。”

        “没想到百年之后,他终究还是踏出了最后一步。”

        秦岚稍稍愣了愣,这些旧事,他从未听剑阁师祖提及过。

        但很快,他似乎想到了什么,猛地抬头,脸上浮现一抹凝重:“师祖,您是说,柳不悔已经踏足剑道无极之境?”

        江湖之中,修剑之人皆知剑道有四境。

        无知境界,手中无剑,心中亦无剑,不知剑为何物,对剑道充满好奇。

        剑术境界,手中有剑,心中亦有剑,初入剑道,可修行剑术。

        太极境界,手中无剑,心中却有剑,剑术已臻至完美之境,开始追求心境的提升。

        无极境界,手中无剑,心中亦无剑,到达此境界,人即是剑,剑即是人,早已能驾驭万物为剑,此乃剑中之神!

        无极之境,乃天下所有剑修的追求,然而能达到这一步者,古往今来寥寥无几。

        就连眼前的剑阁师祖,先天大宗师,亦还停留在太极之境。

        “剑神……柳不悔,当为剑神!”

        秦岚喃喃自语。

        “但失踪了百年的他,为何会出现在大雍境内?难道他的目标是泰山论武时出现的那位江湖神话?”

        ……

        钢铁洪流,在天穹之上流转,万千长剑,最终汇聚成一把无比庞大,遮天蔽日的巨剑。

        恐怖的剑意席卷天地,压得武当内众人喘不过气来。

        顾清风微微抬头,左手握着太极剑的剑柄,右手负在身后。

        他没有打断柳不悔凝聚剑意,只是平静的看着。

        那万千长剑,随“意”而动,看起来像是没有章法,可每一柄剑之间,都有柳不悔的“意”在牵引。

        “以‘意’御剑……”

        顾清风似有所感。

        剑道无极之境,他在观看武当太极剑时,也曾接触过。

        从无知境界,到无极境界,是一个从无到有,再到无的境界,与长生道法自然功倒是契合。

        天道轮回,往复循环,无欲无念,大圣大贤,无为而为之。

        以气御剑,尚需有形。

        以意御剑,万物皆可化剑。

        【你观剑神柳不悔施展剑道无极之境,回顾长生道法自然功,领悟修仙法门《御剑行云真诀》!】

        顾清风意识瞬间清明,无数信息在脑海中流淌而过。

        “修仙法门,御剑之术……”

        他目光落在柳不悔的身上,嘴角微微扬起。

        这前朝剑神,倒是还给自己送了份大礼啊!

        此刻。

        柳不悔的这一剑,气势已经达到了巅峰。

        玄灵掌门望着那遮天蔽日的一剑,只觉得口舌干燥。

        “这一剑的剑意……比之泰山之巅前辈施展的天地一剑,更加恐怖啊!”

        亲眼目睹过一剑斩断苍穹的“天地一剑”,本以为那已经是这世间剑道的巅峰。

        没想到剑神柳不悔施展的这一剑,更加恐怖。

        顾清风面对席卷九天十地的恐怖气势,仍旧是风轻云淡。

        他倒是要看看,到底是修仙法门御剑之术,和武道剑道的无极之境到底谁更强。

        柳不悔已然全力爆发,没有多余的力量废话。

        他怒然挥手。

        天穹上那庞大的巨剑,缓缓坠落而下。

        “这一剑,名为‘天地’!”

        柳不悔沉声喝道。

        巨剑坠落,速度看起来极其缓慢,可所有人都能够感觉到那无法躲避,死亡般的气息。

        顾清风没有闪避,亦没有出剑,就静静的站在山巅之上,平静直面这把巨剑。

        狂风掀起他的衣袍,鼓鼓作响。

        轰!

        下一刻。

        巨剑坠落在山头,撞在了顾清风的身上。

        肉眼可见的气浪自巨剑之上传递出来,整个山头在一瞬间炸裂,无数碎石迸溅,更是掀起数十丈高的烟尘。

        轰轰轰!

        即便远在藏经阁的大地,都在剧烈摇晃,好似地龙翻身。

        看到这一幕,武当众人脸色骤变。

        被这把巨剑正面击中,后果难以想象。

        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目光死死地盯着后山,想要透过烟尘,看清其中的情况。

        呼!

        一阵劲风突然刮起,卷走了漫天的烟尘。

        那把巨剑重新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之中。

        剑尖之处,顾清风凌空而立,周身笼罩上了一层璀璨的金光,如同火焰一般,在轻轻摇曳着。

        柳不悔凝聚百年的剑意,撞到这道金光之上,便无法再寸进分毫。

        金光法咒,万法不侵!

        那足以毁掉一个山头的剑意,却连顾清风的衣角都未伤到。

        “你……”

        柳不悔面露惊愕。

        顾清风淡淡然的笑道:

        “剑意不错,实力也不错,我平生所见武者,当属你最强,为了尊重你,我亦会尽全力。”

        他缓缓伸手,轻轻弹了弹面前的巨剑。

        一柄锈迹斑斑的长剑从其中脱离,悬浮在顾清风面前,宛若游鱼般,在空中游弋。

        “去!”

        顾清风心念一动。

        这柄锈迹斑斑的长剑,忽然射出,所有人只听到一声清脆的剑吟声,剑光瞬息闪过,直奔柳不悔而来。

        “老夫已臻至剑道无极之境,便是剑中之神,谁给你的勇气向我出剑?”

        柳不悔双目中迸射冷芒。

        他念头一动,强大的剑意向着那把锈迹斑斑的长剑席卷而去。

        剑中之神,万剑臣服。

        然而。

        噗呲!

        那把长剑轻轻一颤,冲散了柳不悔的剑意,瞬息间划过了他的脖颈,鲜血飞洒而出。

        长剑剑势不减,在空中划过一条弧线,插在了武当众人面前的石阶上,剑刃颤鸣。

        柳不悔瞪大眼睛,眼中浮现一抹不可置信之色。

        “你的剑……怎么会……”

        他捂住自己的脖颈,刚才那一瞬间,自己的“剑意”,仿佛撬到了一座山岳,直接被震碎。

        “剑道无极之境上,难道还有更高的境界?”

        柳不悔喃喃自语,脸上露出迷茫,噗通一声自半空中栽落下来,半跪而下,口中喷出一口鲜血,咳嗽几声后便失去了生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