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星文学 - 科幻小说 - 悟性逆天:我在武当创长生仙法在线阅读 - 第45章:金光咒

第45章:金光咒

        泰山论武,白玉京向雍皇示威。

        仅仅出动了一个弟子,便牵制了大雍皇朝的五位先天大宗师,压得大雍江湖抬不起头来。

        “徐天机修行的,亦是上古之法。”

        “看来上古修行之法,在宗派之中就是寻常法门。”

        白玉京,神溪谷,焚天阁这些宗派不知道传承了多少年,无数皇朝更替,但都是在替这些宗派牧民。

        大雍江湖修炼的武道,不过是上古修行之法的阉割版。

        以小见大,顾清风由此猜测。

        不过,上古修行之法虽有神异,但终究是脱离不了武道的本质。

        至少目前看来。

        他仍旧是这方世界唯一一个修仙者。

        “既然白玉京已经知晓了雍皇的所作所为,怎么只派遣一个弟子前来?”

        依照光明教主所言,皇朝不过是宗派的傀儡代言人而已。

        遇到不听话的,以雷霆之势灭之,再重新选个唯命是从的傀儡不是才对吗?

        雍皇布武十年,选举武林至尊,凝聚七鼎武运。

        这个时候才只让一个弟子出世?

        “要么,白玉京从未把大雍皇朝放在眼中。”

        “要么,就是白玉京有难言之隐,无法抽身?”

        顾清风没有仔细深想。

        今日泰山论武,武林至尊归位,白玉京现身,乾元帝和宗派之间恐怕要面临最后决战了。

        而白玉京弟子徐天机,死于他之手。

        这场风波,他或许也会被卷进去。

        “修行路上若无对手,倒也无聊。”

        顾清风并不在意。

        以前不知道白玉京,神溪谷,焚天阁这些宗派也就罢了。

        如今知晓了他们的底蕴和实力,他倒是巴不得这些宗派来送人头,给他提供一些上古法门。

        就当是漫漫修仙路上的乐子了。

        顾清风收束念头,将心思放在了自己在泰山论武上顿悟的法门。

        除了【天地一剑】之外,最让他上心的,便是【金光咒】。

        “天地玄宗,万炁本根。

        广修亿劫,证吾神通。

        三界内外,惟道独尊。

        体有金光,覆映吾身。”

        顾清风诵读藏经阁中的道书经典,对此印象深刻,当时有所感悟,却并未激活超绝悟性。

        今日观龙虎山对此法的解读和施展,让他触类旁通,顿悟出了这金光法咒。

        天地分阴阳,玄理虽云浩渺,但莫非阴阳五行所生,故此为玄宗也。

        施展此法后,可金光护体,固神定魄,驱邪缚魅,万法不侵。

        不论是攻击,还是防御,都是最顶尖的法门!

        “自雍皇布武天下以来,藏经阁中的道书经典蒙尘。”

        “可金光神咒,仍旧是道门中人早晚必诵的课经之一。”

        “这对修行心性而言,有着莫大的好处。”

        顾清风依照金光法咒的口诀默默运转。

        丹田中的内丹中涌出一股强悍的灵气,在经脉之中游走,最终化作一点点金光溢出。

        丝丝缕缕的金光环绕在他的周身,让整个房间都照亮。

        “金光法咒虽然没有大日真身法象那般霸道,但却胜在延绵不绝,生生不息。”

        大日真身法象,是极致的霸道,一瞬间的爆发之下,万法化为虚无。

        而金光法咒,却是细水长流,金光护体,万法不侵。

        凝聚的金光,亦可伤敌。

        顾清风认真参悟钻研。

        有了金光法咒,原本平静的修行日子,又多了一份乐趣。

        ……

        泰山论武,乃天下盛事,不仅是江湖,就连民间百姓也极其关注。

        泰山之巅发生的事情,除了那些登临绝顶,有资格参与武林至尊之争的各大门派掌门之外,也传遍了整个江湖。

        况且。

        北境蛮族乃是大雍皇朝的宿敌,近些年更是在边境陈兵,攻城略地,大有南下的决心。

        蛮王麾下第一神将蛮骨孤身入大雍,迎战江湖各大门派的高手,力压群雄,这话题怎么不受人关注?

        “听说蛮族第一神将蛮骨在泰山之巅,将一众掌门压的抬不起头来,大败而归,不知是真是假。”

        “这听起来就是假的吧,能登临泰山之巅的,那可都是绝顶宗师,蛮骨再强,能以一己之力战胜这么多掌门?”

        “不,是真的!有人亲眼所见,蛮骨的实力极其可怕,独战各大掌门,甚至无人能近身!”

        “那蛮骨如何被俘虏?听说已经被押往京城了!而且陛下不是已经向天下昭告武林至尊的人选了了吗?”

        “蛮骨力压群雄是真,被俘虏也是真。”

        “据说当日有强者出手,镇压了蛮骨,救了各大掌门。”

        强者?

        难道是先天大宗师?

        但依照江湖传言,那日大雍五位先天大宗师,都未出动,何来的强者镇压蛮骨?

        “这天下,不止五位先天大宗师!”

        当年有前往武当观战的江湖豪杰沉声道:“泰山之巅,那位强者镇压蛮骨的手段,与当年光明教主施展的手段一模一样!”

        “要知道,当年光明教主围剿武当,被武当后山的神秘宗师镇杀,死前将自己所修行的法门告知了那位神秘宗师。”

        此言一出,顿时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显然,不少江湖豪杰都听闻过此事。

        毕竟,光明教在江湖众人心中,就是一根毒刺。

        当年一轮大日自东方而出,普照世间,铸就江湖神话传说,至今仍旧让人津津乐道。

        如此一说的话,倒还真有可能是真的。

        “话说,时至今日,似乎还未有人见过那位神秘宗师的真容吧?”

        “别说真容了,连名字至今都未知晓呢,不过那等人物,若非自己现身,谁又能找得到呢?”

        人对未知的事物,总是充满好奇和恐惧。

        一时间。

        江湖上的话题,似乎重新被引到了武当后山的神秘宗师身上。

        对于顾清风的身份,各种各样的猜测都出现了。

        ……

        北境。

        一座王帐之中。

        蛮王大马金刀的坐在首座上,桌案上摆放着金黄的烤全羊,香味诱人,王帐中央,一群衣着暴露的中原女子正在翩翩起舞。

        只是。

        蛮王却无心思欣赏。

        “厉壮士,你不是说,此次蛮骨之行万无一失吗?”

        “为何会出现如此变故?”

        泰山论武的消息,已然传到了北境。

        “蛮骨乃是我蛮族第一神将,如今成为阶下之囚,厉壮士是否要给本王一个说法?”

        蛮王面色阴沉的看向下方一名身着白衣的青年。

        “说法?”

        白衣青年面无表情,瞥了蛮王一眼,冷笑道:“若非我白玉京相助,你能聚拢蛮族,坐上蛮王宝座?”

        “此行折损的,不仅是蛮骨,更有我的师弟!”

        蛮王怒目圆瞪:“厉长南,你……”

        但念及白玉京的强大,他只能将怒火咽进肚子里。

        厉长南冷哼一声,目光阴翳。

        此次,他动用北境,南疆,西域的先天大宗师,将大雍境内五大先天大宗师牵制,再让徐天机前往泰山论武。

        结果,徐天机与蛮骨,尽数陨落于泰山。

        大雍境内,本不该有能胜过徐天机的人才对。

        “难道是神溪谷,又或者是焚天阁趁我白玉京洞天福地开启,想要借机侵占领地?”

        “怪不得乾元帝敢反抗我白玉京。”

        厉长南目光闪烁。

        “哼,我倒要去会会此人,看看到底是谁给他的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