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星文学 - 科幻小说 - 悟性逆天:我在武当创长生仙法在线阅读 - 第23章:猜测和线索!

第23章:猜测和线索!

        雨势渐渐停歇。

        山林间的树木滴着雨珠,在地面上的坑洼中泛起涟漪。

        官道上。

        江源带领着城卫军狂奔,在左手的火把照耀下,能看到他的脖子通红。

        “江源,你确定是这个方向?”

        身侧,荆州郡守皱眉问道。

        作为郡守,混迹官场,他的养气功夫还是可以的,但今夜发生的事情,却让他脸色阴沉。

        这三个月来,苦苦搜寻的青面判官,竟然隐藏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荆州天牢之内。

        今夜天牢大破,关押在里面的凶恶之徒冲出。

        虽说城卫司和郡守府快速出手,将这场骚乱镇压,可仍旧有五六十位百姓惨遭毒手。

        若有人以此做文章,轻则罚俸,重则这顶乌纱帽恐怕都要不保了。

        江源点头道:“没错,青面判官就是向这个方向逃离的。”

        荆州郡守抬眸向着远处望去。

        乌云散去,淡淡的月光下,能看到一座巍峨的山脉。

        “青面判官去了武当?”

        “快,此次绝不能让此魔道妖人再逃了!”

        一行人快马加鞭。

        当他们赶到武当山脚时,见到了正站在原地发愣的武当掌门和各大殿的殿主。

        牺牲的七位武当弟子,尸骨已经被收敛起来,崔元山等七名武当弟子都被安置好,等待苏醒。

        此时空地上,只剩下了那尊栩栩如生的陶土人雕像。

        “玄灵掌门!”

        荆州郡守一跃下马,皱眉道:“青面判官今夜出动,袭击了荆州城的天牢后,直奔武当而来,你们可有见到?”

        玄灵沉默了片刻,抬手指了指面前的陶土人雕像。

        先前雕像只是背着荆州郡守。

        如今来到正面,当看清陶土人雕像的面容时,神色一呆。

        那见过一面就不会忘记的青鬼面具,此刻就算是被陶土覆盖,也能看到绝望到极致的恐惧。

        “青面判官……”

        荆州郡守不由动容。

        玄灵盯着面前的陶土雕像,沉声道:“我等赶来时,他已经被人制作成了雕像。”

        “这里除了真气爆发的痕迹之外,几乎没有激战留下的印记。”

        “青面判官和出手之人的实力,差距极其悬殊!”

        实力悬殊?

        江源绕到了雕像面前,看着那栩栩如生的面容,回想起先前青面判官带着诸多凶恶之徒杀出天牢时的场景,神色复杂。

        一代武道宗师境的强者。

        就这么死了?

        究竟是何人,能够有如此通天手段,将一位武道宗师制作成陶土人雕像?

        而且,青面判官死之前,定然经历了极致的恐惧和绝望。

        荆州郡守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的惊愕,沉声道:“玄灵掌门,可有看到出手之人是谁吗?”

        玄灵神色复杂的摇了摇头:“没有看到。”

        “感受到山下的真气爆发,我等便飞奔下山,不过片刻间的功夫。”

        “但就这片刻间,出手之人已经斩杀了青面判官,消失不见了。”

        说到这儿,他顿了顿,自嘲一笑:“说实话,青面判官的实力很强,单打独斗的话,就连贫道也没有十成把握能镇杀他。”

        “就算那位出手之人没有离去,以他的实力,或许站在我等面前,我等也发现不了。”

        此话一出。

        在场众人不由感到后背发凉。

        武当在荆州,已经算是首屈一指的门派了,武当掌门更是武道宗师境的强者。

        如果连他都发现不了的话,荆州恐怕无人能找到此人。

        “难道是……先天大宗师?”

        武道宗师境,便已经能够开宗立派了,非凡俗所能敌。

        而先天大宗师,更是超凡脱俗的存在。

        大雍皇朝明面上的先天大宗师,不过两手之数。

        “但那些先天大宗师若要外出的话,必定会有消息传来,本官没有收到任何消息。”

        荆州郡守沉声道。

        先天大宗师强大无比,任何行动都会惊动朝廷,江湖。

        可若不是先天大宗师,谁还有能力在片刻间将一位武道宗师境的强者制作成陶土雕像?

        “掌门师兄,元山醒了!”

        正在几人猜测之时,玄山的声音传来。

        崔元山感受到体内温暖的真气,意识渐渐清醒过来。

        挣扎着睁开眼皮。

        眼前的景象逐渐清晰,一张张熟悉的脸庞映入眼帘。

        “师父?”

        他先是愣了一下,而后激动的抓起玄山的手,急切道:“青面判官来袭,武当有难!”

        “元山,放松些。”

        玄山继续向他体内渡送真气,安抚道:“青面判官已经伏诛,你看……”

        崔元山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

        当看到青面判官的雕像时,整个人的脑袋像是殆机一样,空白一片。

        青面判官……死了?

        “元山,这里发生了什么?你可有看到是谁出手镇杀了青面判官吗?”

        玄山缓缓开口问道。

        崔元山神色呆滞,一五一十的将先前的情况讲述了一遍。

        玄灵掌门,各大殿主,荆州郡守,皆是认真听着,生怕错过一个字。

        “等等,你说青面判官要以杀你为要挟,引出武当隐藏的先辈?”

        荆州郡守突然打断了崔元山。

        下意识的看向玄灵掌门。

        玄灵摇了摇头:“家师二十年前便已经羽化,师祖更不用说了,并未有什么先辈存世。”

        武当行事,皆是光明磊落,郡守微微颔首,没有怀疑。

        “后来呢?”

        崔元山仔细回想:“后来,弟子看到了一道雷光,被人所救,但弟子并未看清他的面容,只看到……一角青衣。”

        雷光?

        青衣?

        几人都是皱了皱眉。

        刚才暴雨倾盆,雷光不断,而青衣在市面上更是太多太多,这些信息没有多少值得参考的价值。

        “至少目前看来,这位前辈并没有恶意,是友非敌。”

        玄灵叹息一声。

        这应该是目前最好的消息了。

        “对不起师父,弟子无能,没有救下几位师弟,没有及时传递消息。”

        崔元山看着地上几位武当弟子的尸体,回想起自己面对青面判官的无力,心中涌现一股挫败感。

        玄山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你已经做的很好了,不必妄自菲薄。”

        “青面判官不过是比你早生了几十年,以你的天赋,若是同境界,青面判官胜不了你!”

        “况且,你今年才十六岁而已,师父师伯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还在后山掏鸟窝呢!”

        有过感同身受的江源也忍不住赞叹道:“小道长面对武道宗师,都敢拔剑,未来不可限量啊!”

        “就算是当世的先天大宗师,在十几岁的时候面对武道宗师,也无可奈何,毕竟又不是坊间话本中的‘仙人’。”

        崔元山抿了抿嘴,心中稍稍有了宽慰。

        是啊,十几岁的年纪,谁能力敌武道宗师?

        但这一刻,他对实力也有了前所未有的渴望!

        “玄灵掌门,青面判官的尸体,交由本官处理,如何?”

        镇杀青面判官的神秘强者消失不见,他的身份,来历没有丝毫线索,这件事只能暂时告一段落。

        玄灵没有异议,微微拱手:“郡守大人,青面判官躲藏三个多月,突然现身,恐怕是有所依仗,还要多多小心才是。”

        荆州郡守微微点了点头:“本官会奏请朝廷,清剿光明教。”

        随后,他带领着城卫军,将青面判官的尸体带走。

        玄灵掌门也带着众人上山。

        ……

        藏经阁内。

        顾清风回到顶楼,长出了一口气。

        虽然不是第一次杀敌,但仍旧有些兴奋,毕竟这一次面对武道宗师境,他全力以赴,好在没有翻车。

        “奇门之局的威力,比我想象之中还要更强大!”

        那种身在局中,能够掌控小小天地的感觉,让人欲罢不能。

        这还是奇门之局才推演了二十卦而已。

        “就是对灵气的消耗有些大。”

        仅仅片刻之间,下宫丹田内的灵气就被抽空了。

        当然,这也是因为顾清风全力以赴的原因,没有丝毫保留。

        “至少武道宗师境,在奇门之局中没有丝毫还手之力!”

        仙法对武学,简直就是碾压!

        顾清风盘坐下来,默默运转长生道法自然功,恢复灵气。

        他的心境也逐渐平和下来。

        “青面判官虽死,但先前用神识探查过,并未发现他背后的依仗。”

        光明教在荆州的据点被清剿,只剩下青面判官孤身一人。

        他躲藏了三个多月,突然现身,定然是有把握才敢闯武当。

        “这件事还是交给郡守和掌门他们头疼吧。”

        顾清风没有深想。

        不管青面判官有什么依仗,只要他实力足够强大,那一切阴谋诡计都是浮云。

        况且,他的身份和来历在外界看来,都是个谜团。

        谁能想到,片刻间将一位武道宗师制作成陶土雕像的“神秘强者”,只是武当藏经阁一个十几岁的青袍道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