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星文学 - 科幻小说 - 悟性逆天:我在武当创长生仙法在线阅读 - 第2章:长生道法自然功

第2章:长生道法自然功

        顾清风手捧《道德真经》,站在书架前,细细感悟。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无数信息在脑海中流淌。

        “《长生道法自然功》……”

        “修仙法门?真的可得长生吗?”

        记忆中,这个世界武道昌盛,武道修行能够延长寿命,传说武林中有先天大宗师,寿可过两百岁。

        这放到前世,几乎可以看遍大部分王朝的兴衰了。

        但似乎从未听过什么长生不死的存在。

        毕竟,武者以武夺天地生机,寿尽时,一身生机又会尽归还于天地。

        “武道修行或许做不到,但修仙,说不定真的能得长生!”

        顾清风闭上双眸,迫不及待的依照《长生道法自然功》的法门吸纳天地灵气。

        仅仅片刻后,便清晰的感受到丝丝缕缕的灵气自四面八方汇聚而来。

        “这就是灵气?”

        那如发丝细长的灵气飘荡而来,撞在他的身体上,似乎想要融入其中。

        然而。

        让顾清风傻眼的是,这些灵气在触碰到自己的身体,被弹开了大部分,只有些许融入体内。

        不过很快,他便明悟过来。

        “悟性归悟性,资质归资质。”

        “我虽然觉醒了超绝悟性,可却无法改变这具身体的根骨资质。”

        顾清风睁开眼,眉头不着痕迹的皱了皱。

        自大雍皇朝布武天下以来,武道也并不如以往那么神秘。

        关于根骨资质,他也了解过。

        有一说是,婴儿在娘胎中时,是最干净,最纯洁,最完美的。

        出生之后,食五谷,纳浊气,逐渐被“污染”。

        “悟性偶得,但根骨资质,却并非一成不变,武道修行中,便有一些高深法门,能够提升根骨资质。”

        觉醒超绝悟性后,顾清风的脑袋变得极其灵光清楚。

        他放下手中的《道德真经》,快步在书架上翻找起来,最后停留在《黄庭经》面前。

        如果他记得没错的话,《黄庭经》讲授的便是一些内修养生之术。

        以他超绝的悟性,或许能从其中领悟出一些内修之法,提升自己的根骨资质!

        顾清风迫不及待的打开书卷,认真翻阅起来。

        “朝会五脏列三光,上合天门合明堂,通利六腑调五行,金木水火土为王……”

        “……五味皆至善气还,披发行之可长存,大道荡荡心勿烦,吾言毕矣勿妄传。”

        《黄庭经》有外,内二经,并不算长,均是规整的七言韵语。

        但以顾清风的超绝悟性,并不觉得晦涩难懂。

        一如先前。

        《黄庭经》书卷上的文字,好似活了过来,在他眼中跳跃,为他展现出人体五官,五脏六腑,以及全身八景之形象。

        “存神内观,固精练气,久而行之,则五脏生华,可色返孩童……”

        【你翻阅《黄庭经》,触类旁通,领悟内修功法《大黄庭》!】

        《黄庭经》的文字在他眼前被打乱,重组,结合上他的感悟,化作内修功法《大黄庭》,钻入他的眉心之中。

        “果然可行!”

        顾清风心中大喜。

        能够改变根骨资质的内修功法,就算是在整个江湖武林中也是极其罕见,高深的法门。

        不若然,那些大宗门,门派,也不会耗费大量的精力,时间去搜寻“武道天才”了。

        毫不夸张的说。

        若这门内修功法《大黄庭》流传出去,必定会在江湖武林中引起腥风血雨!

        “超绝悟性!”

        “修仙法门《长生道法自然功》!”

        “内修功法《大黄庭》!”

        “有此根底,我或许也能在这大争之世中,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这一刻。

        穿越的茫然,恐慌,都如泡影般烟消云散。

        “清风,房间我帮你收拾好了!”

        董永从侧房走出,来到近前,瞥了一眼他手中的道书经典,兴趣缺缺的说道:

        “这有什么好看的,都是一些修身养性的经典,真正的武学秘籍,都放在武功殿呢。”

        顾清风合上《黄庭经》,只是笑而不语。

        武学秘籍都在武功殿。

        可这藏经阁,三千道书经典,对于他而言,或许就是无上修仙之法门。

        董永半个身子倚在书架上,回头望了一眼藏经阁外,这才压低声音道:“清风,真不考虑考虑换个地方?”

        “我家和陈道长有些渊源,努努力说不定还能争取一下。”

        “不说给我们换到上三殿吧,那下三殿也成啊,总比这藏经阁好得多。”

        “你看这里,鸟不拉屎,真要守一辈子,门外的老道士就是我们的归宿啊!”

        看得出来,他很迫切。

        顾清风也理解。

        自大雍皇朝布武天下以来,别说是董永了,就连三岁孩童走路都会时不时比划几招。

        武道,就是这个世界的“风口”!

        官府发布的布武檄文中更是声称,习武可改命!

        不过对于董永的邀请,顾清风婉拒了:“陈道长救我于匪徒之手,我已是欠下了恩情,不便再麻烦了。”

        没有激活超绝悟性前,他对分配藏经阁就没有异议。

        如今有了超绝悟性,领悟到了修仙法门《长生道法自然功》和内修功法《大黄庭》。

        在这清净之地,修仙长生不香吗?

        况且,藏经阁中道书经典三千卷,他尚只读了《道德真经》和《黄庭经》,这里还有巨大的宝藏等着他发掘。

        “你啊你,就是太迂腐了。”

        董永翻了个白眼:“这恩情欠一个也是欠,欠两个也是欠,待你我习武改命,再偿还也不迟。”

        顾清风只是笑了笑。

        “咳!”

        就在两人谈话时,一道干咳声从藏经阁外传来:“你二人过来。”

        那老道睡醒了?

        顾清风和董永对视一眼,抬步来到了藏经阁外。

        雨不知道何时已经停了,乌云退散,阳光倾撒下来,在紫竹林上空挂上了一弯彩虹。

        老道士睡醒了,站在凉亭中。

        “老夫道号玄元,算起来,是你们的师伯。”

        玄字辈的?

        顾清风记得武当掌门和各殿殿主,好像也都是玄字辈的。

        “清风,你看看,你看看,守藏经阁,同期师兄弟都成了掌门,殿主,玄元师伯还是未受箓的青袍呢。”

        董永极其小声的嘀咕。

        顾清风用手肘顶了顶他,示意不要胡言乱语,这才掐“子午诀”,躬身行礼:“弟子顾清风,拜见玄元师伯。”

        董永也照猫画虎,行了一礼。

        玄元目光在两人身上扫过,落在了董永身上:“对于分配到藏经阁,你似乎不服气?”

        董永是个直性子,有什么说什么,如实道:“弟子上武当,是为学武,不是来打扫……驻守藏经阁的。”

        “习武?”

        玄元嗤笑一声,迈步走出凉亭,来到两人身后。

        忽然间。

        他伸出两指,刺入顾清风和董永的脊骨。

        嘶!

        剧痛传来,顾清风眼前一黑,险些栽倒在地。

        董永虽然好一些,但也是疼的龇牙咧嘴。

        玄元收手,看向顾清风:“你并无习武的根骨资质。”

        而后又看向董永:“你虽有,但根骨资质也是下乘,习武之路注定艰辛道阻。”

        “现在对分配藏经阁,还有异议?”

        武当也算是江湖中的大门派,虽然不可能如一潭可见潭底的清水,但也相对公平些。

        玄元这是以行动向他们解释。

        刚才那就是……摸骨?

        顾清风揉了揉背,对于玄元给的结果并不意外。

        前身孤儿出身,五谷杂粮都是难得,吃的都是谷糠和豆子,营养不良,气血虚浮。

        而且先前运转《长生道法自然功》,九成九的天地灵气都无法吸收,被浪费了。

        但顾清风并不气馁。

        他自《黄庭经》中领悟内修功法《大黄庭》,假以时日,必定能将根骨资质提升至完美。

        可董永正值少年意气时,听到自己的根骨资质只是下乘,不服气的扬起脖子道:“根骨资质差又怎么了?”

        “布武檄文上说,后天亦可提升!”

        玄元像是看傻子一样,“你当提升根骨资质的内修之法是大白菜?”

        “我武当在江湖上虽算不得顶尖,但也是鼎鼎有名,都没有如此内修之法。”

        “偌大的江湖武林,你若是能找出一种内修之法,武当掌门让给你当都可以!”

        顾清风眼眸低垂。

        董永还是有些不服气:“找不到就找不到!”

        “我相信人定胜天!”

        “这是皇帝陛下亲自在布武檄文上写的御笔!”

        这一次,玄元的眼神变了。

        看向董永的眼中,有了一丝同情和怜悯。

        “天真!”

        “高坐在龙椅上的人,说的话又有几分能信?”

        他似乎懒得再解释,重新躺回自己的竹椅,吱呀吱呀的晃动起来。

        “你们若有本事走,老道我也不留。”

        “若要留下的话,每日打扫藏经阁一遍,为老道我打酒,上山采朱果,其余时间,愿意做什么做什么。”

        玄元再次闭上眸子。

        董永双拳紧握,眼中燃烧着少年人的争强好胜的火焰。

        “哼,我一定要习武!”

        顾清风瞥了他一眼。

        这一刻,他仿佛看到了前世尚在象牙塔中的自己,对未来充满了期待和冲劲。

        可惜,现实却比想象中更加残酷。

        他收敛心神,看向凉亭中的玄元,拱手道:“师伯,弟子还有一问。”

        “说。”

        “空暇时间,弟子能否随意翻阅藏经阁中的道书经典?”

        玄元睁开一只眼,上下打量了一眼顾清风,倒是多了一份欣赏。

        自大雍皇朝布武天下以来,武学秘籍被奉上了天,这些修身养性的道书经典反而被束之高阁。

        少有武当弟子能沉下心来,愿意去诵读这些经典。

        “可!”

        顾清风躬身道:“弟子愿意留下,打扫驻守藏经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