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星文学 - 科幻小说 - 这个封神不正常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五章 大荒北经

第一百零五章 大荒北经

        这个封神不正常北海平叛第一百零五章大荒北经地上篝火噼啪噼啪的作响,其上炙烤着肥硕的各种猎物。

        孟尝一口野果,一口肉,完全不担心会不会中毒的问题。

        感知之中,脑海里又是一条新奇的链条被激活,严格上来说,此时孟尝的身体内已经存在了八条螺旋状的血脉链条,分别为:

        血祭、崇高生命、纯阳之体缠绕的血气系。

        控水、水肺、游身、川流、探水缠绕的水系。

        焚荒、火之图腾缠绕的火系。

        三头六臂、闻道、法天象地缠绕的兵系。

        凌波、踏罡缠绕的八卦系。

        还有独成一派的交织、百毒不侵,这两个单独列在一旁的能力让他无从分辨,难不成毒系?

        那交织呢?种马系?

        这些能力有一部分他有所猜测,水火之系或许和祝融、共工有所关联,兵系仿佛和炎帝,或者黎贪有一部分联系,至于八卦系按伏羲的先天八卦去排列,感觉和伏羲氏有关联。

        不过气血系有些扑朔迷离,难不成和蝶舞所说的燧人氏有关?可是燧人氏是钻木取火啊,这玩意练着怎么像是狂战士?

        百毒不侵,按照猜测,难道神农氏?神农氏和炎帝不是一个意思吗?难道也有区别?

        至于交织,目前还不知道是哪位先人留下的好血脉,寓意倒是不错,就是估计一个邓婵玉怕是顶不住疯狂造人的霍霍。

        嗯?造人?有点意思!!

        孟尝甩了甩头,感觉自己越猜越离谱,不由得泛起一丝嘲弄,自己是魂穿,又不是身穿,后世血脉混杂之下还说不定各位先祖都有血脉遗留,如今这副身体哪有可能血脉那么驳杂,保不齐自己往上数有个集百家之长的先祖,所学驳杂呢?

        放开心神的孟尝心中有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悟,干脆不再多想,畅快的将各种食物放进嘴里,饿了一天的肚皮不禁意间味蕾大开,有无毒素瞬间被味觉神经识别,然后回传给大脑,判断身体中新得到的百毒不侵是否能够抵抗。

        “啊,舒服,若是能再来一瓶二锅头或者牛栏山就更舒服了!”

        这时代哪儿有这种高烈度的白酒,孟尝也只能端起泡着橘汁的清澈溪水,一顿猛灌,幻想自己在正在畅饮美酒佳肴。

        美中不足的是,来时要入海,身上也没准备什么酱料和调味的东西,只能硬烤,多少缺失了些许味道。

        吃饱喝足之后,孟尝看了一眼天色,依然是平稳的亮如白昼,明明整个人都感受到了一股深深的疲惫,可这里居然没有黑夜白昼的区别。

        从兽袋叫出玉麒麟,让其帮忙守“夜”,疲惫的孟尝终于睡了过去。

        这一天的经历格外的精彩,一睹五方五神的尊容,还和水神来了一次亲密的接触,充满神异的山海世界,和自己血脉有着千丝万缕纠葛的那些先祖的故事。

        孟尝有一种预感,这一次先不考虑怎么出山海世界的问题,先探寻一下这个奇怪的世界,说不定自己身上的血脉问题,还有诸多上古不得而知的传说都会在这一次“冒险”中,得到一些答案。

        玉麒麟安静的站在草原之上,守着自己的主人,不时被头顶喧闹的其他大陆叫声警觉,戒备的望向四周。

        这里仿佛没有时间的概念,只见明亮的世界突然熄灭变得一片漆黑,还没等玉麒麟反应过来,天空又重新变得明亮,变化不过眨眼间完成。

        天地的骤然明暗惊变,吓得玉麒麟不停的嘶鸣着,后蹄刨地,鼻子里打着咕噜,喷吐着热气,焦躁不安。

        孟尝慢慢的睁开眼睛,对着焦躁的玉麒麟有些疑惑,凝望四周也没发现有什么危险来临,醒来之后也没了继续睡下去的想法。

        精神恢复得七七八八,趁着醒来的劲儿,离开目前所在的圭表之处,向着天空中最辽阔、最大的片浮空大陆方向走去。

        骑着玉麒麟一路上且行且看之,不断的辨识着眼前的景观,试图从风景之中发现一些能在原文对照的山形地貌。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渐渐的,一望无际的草原景观开始慢慢褪去,远处有一座大山,山上有一颗屈区盘绕的通天巨木,占地面积不知凡几。

        视觉上有些疲劳的孟尝终于露出了笑容,这一路走来全是望不见边际的青草,虽然也有一些昆虫小兽出现,但没有一只属于山海异兽的存在,当下发现一座小山,心中自然是喜不自胜。

        玉麒麟立刻四蹄狂奔朝着“小山”跑去。

        俗话说,望山跑死马,远看小小的一座山,可越是靠近山体所呈现的形状便越大,与此同时,那颗巨大的如同榕树一样的树木也在眼前铺展开来,巨大的树根在地上面纠缠不清,高耸的树冠更是有千米之距。

        看到这一幕的孟尝心中泛起了一阵怪异的感觉,这个世界每一块大陆确实都很庞大,远看如小岛,可当你真的降临某一处空间之时,就会感受到那种空间重叠附加的怪异感。

        就比如说这颗巨树,若是正常的空间大小,面前的大山加“榕树”就应该足够比拟所有的碎岛相加之和,但是实际到了此处,便会发现,这一片山势与树茂自成一界的空间变化感。

        同时,记忆中关于山海经记载的信息也呼之欲出:大荒之中,有山名衡天。有先民之山。有槃木千里。

        此文记录于《大荒北经》,加上先前颛顼帝的现身,以及夸父追日至大泽的迹象,此处便是山海世界的大荒之北。

        大荒之北相较于其他地方异兽不算多,按经文所示,此处便是颛顼部落的所在之处,同时也是禺彊之国、夸父氏、以及相柳的地盘。

        神奇的异兽不多,强大的国度与凶厉的存在不少。

        孟尝小心翼翼的警觉着四周,试图翻越衡天之山。

        大荒之中异兽不得而见,反而各种神奇的野兽、妖兽有不少,一路走走停停,吃吃喝喝,倒也颇有一种天为盖,地为被,走到哪儿吃到哪儿的感觉。只要有百毒不侵在,除了极个别一眼瞧上去就不好吃的东西外,孟尝都放心大胆的吃了个遍。

        突然,一种窥视的感觉如芒刺背,让孟尝有些警觉。

        瞥眼望去,错综复杂的榕树根深处,一只浑身黑色毛皮,如虎似熊的庞大生物正死死的盯着他,兽齿之间流出津液,显然是把他当成了猎物。

        “嗷!”

        一声低沉却穿透力极强的咆哮声响起,似乎是察觉到自己被猎物发现,巨兽立刻四足狂奔的朝着面前的小人和碧玉麒麟冲了过来。

        好孽畜,不怕人就算了,连麒麟都不怕的吗?虽然他家的玉麒麟吃素,你也不能真的当他是毫无攻击性的鹿和羊啊!

        戚斧凭空出现在身上,正待孟尝想要手刃此熊时,玉麒麟首先发怒了,他虽然年轻,可麒麟血脉不容其他异兽的轻视,四蹄狂奔下,头上的兽角毫不客气的顶向黑熊,将一掌拍出的黑熊直接顶飞在地上,四蹄翻滚,疯狂的践踏着黑熊的躯体。

        黑熊倒也不是凡兽,阵阵破石穿玉的铁蹄凿击,黑色皮毛下的身躯硬生生的扛着麒麟的踩踏。

        孟尝笑了,这孽畜,难道不知道什么是麒麟吗?好歹也是与龙、凤、貔貅、神龟齐名的五大瑞兽。

        不过一想到这里是山海的世界,这些看起来灵智不高的孽畜还真有可能不知道麒麟之名。

        就是这只熊兽,孟尝是越看越觉得有些眼熟,亮丽的毛皮上好像不是纯黑的颜色,而是一道道深黑、浅黑相间的条纹状,有点像?猫?或者虎?

        有黑虫如熊状,名曰猎猎?这难道是猎猎?

        “娘之,差点看走了眼。蹄下留兽!!”

        孟尝高呼着让麒麟住脚,然后立刻跑上前去,看着这个被麒麟踩的和肉糜一样吊着一口气将死未死的猎猎,气恼的轻轻拍打了一下玉麒麟。

        “你下脚这么狠,待会儿怎么吃?伱看那两只前掌,都给你踩烂了!”

        “善行普世菩萨在上,且让孟某送施主往生极乐吧。”

        戚斧轻轻划过猎猎的喉咙,竟然如铁刀割铜一般,寸步难进,孟尝严肃了起来,双臂力量全开,一斧重重的劈下,原本奄奄一息的猎猎立刻剧烈的颤抖了起来,虚弱的挣扎了一小会儿后,便躺尸在地上,不再动弹。

        兵系链条上又亮起一枚碎片。

        铜皮:可提升刀兵加于表皮的防御之力。

        好家伙,这不是又朝着兵主的铜皮铁骨更进一步了?

        孟尝上前,生疏的借助着一身蛮力剥除着猎猎身上的熊皮。

        铜皮都刷出来了,这身熊皮高低不比铁甲差吧,而且从柔韧和坚硬的程度上来说,说不定更甚于铁皮,这要是带回去,让匠师鞣制一下,可比穿着一身铁甲防护力强多了,铜皮加熊皮,以后冲阵,完全可以顶着敌人的刀剑直接以伤换伤!

        等到好不容易处理了这一身毛皮,将其收回兽袋,孟尝直感觉背后又是一道道窥视感不停的袭来。

        买一送一?成群结队的来送福利?

        孟尝不露声色的一手抓着猎猎之肉,一手抓着戚斧,走到空地处,架起了一堆木柴,眼见暗处的几道窥视还不曾出现,也不曾消失,他也不着急,熟练的用采集的树枝穿着熊肉做好了一个简易的烤架。

        旁边血肉模糊的两只前掌和肥硕的后掌也没有浪费,捡了一块扁平的石块便尝试起石板烧。

        不一会儿石板上的油脂就噼啪噼啪的炸响了起来。孟尝也不嫌烫,直接用手抹着油脂就刷在了烤架上的熊肉之上。

        黑暗中响起了阵阵吞咽的咕噜声,让人有些忍俊不禁。

        或许是见着孟尝并没有太多破坏的恶意,三道人影穿着简易编织的麻衣举着简陋的铜制并且,小心翼翼的从树林中走了出来。

        山海世界居然还有人族??那他们是算异兽,还是算人?

        只听见对面为首的中年人躬身行礼,彬彬有礼的说道:“远道而来的客人,感谢您帮助我们铲除了危害一方的猎猎。”

        “叔歜国,高阳氏,姬姓,有离、有皋、有羡,向您表示诚挚的感谢!”

        叔歜国?有点印象,颛顼之子,黍食,使四鸟:虎、豹、熊、罴。

        虽然对方说的还是山海之语,但却是有名有姓的人物,还很有礼仪之邦的感觉,看来,是人族矣,

        孟尝收回戚斧,目光虽然还是有些警惕,但是面色和善了许多,正准备高声回话之时,突然觉得有些不知道如何开口。

        人家有名有姓,自己呢?孟尝?和这个时代的人交流是不是要像他那样,也得加点什么,才能装作成自己人一般?

        “三位客气,炎帝部落,神农氏,孟尝见过三位!”

        唔!兵系、水系、火系的血脉确认,自己称一声炎帝神农氏的后裔,没毛病吧?

        第一更,今天日个万,冲一波,写书不易,今天奋斗到凌晨3-4点,逆子厚着脸皮求点月票,着实太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