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星文学 - 科幻小说 - 这个封神不正常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四章 颛顼帝与羿

第一百零四章 颛顼帝与羿

        这个封神不正常北海平叛第一百零四章颛顼帝与羿北海眼之下是山海的世界,没有太阳,也见不到光源在哪儿,可是却一直亮如白昼。

        界中不知岁月,孟尝渐渐在一阵湿热的舔舐中醒来,入目便是玉麒麟正匍匐在他身边,硕大的兽首不停的舔舐着他的面庞。

        将欲起身时,一股剧烈的恶心涌上心头,还没爬起来,就直接俯身在地上呕吐起来,直到清空了肠胃,苦胆水都吐完之后,孟尝才缓过劲来,打量着周身环境。

        回忆里还是那一副被清冷女神打入北海眼,无尽下坠旋转时的记忆,紧接着便是眼前光芒大亮。

        天空中漂浮一块块巨型大陆,偶尔能见到五彩的鸾鸟在天空中翱翔,发出阵阵空灵的鸣叫,又偶尔能见到长长的赤红色细蛇背生双翼,从天空中掠过,嘶哑的鸣叫发出凶厉的嘶鸣,惊的鸾鸟们一哄而散,向着一处五光十色的大陆岛屿飞去。

        真是奇妙而瑰丽的世界啊,每一座岛屿上好像都生存着形形色色的异兽,有强如疑似“鸣蛇”之兽,也有五彩披霞的鸾鸟和鸣。

        孟尝原本迷茫的神色慢慢褪去,一股期待的狂喜涌上心头?

        往自身四周望去,此时他正与玉麒麟正置身一处粉色的桃林之中,其间鸟语花香,影影约约间,仿佛有不知名的鸟兽鸣叫,各种可爱型的小动物穿插其中,其中一道掠过的身影,正是曾经孟尝在军市叫卖之时所说的耳鼠。

        耳鼠,兽,其状如鼠,而菟首麋身,其音如獆犬,以其尾飞,食之不采,又可以御百毒。

        跐溜,在孟尝的心里,这句话的翻译应该是:麻辣兔头、蒸鹿肉,吃了之后助消化,还可以百毒不侵,好东西啊。

        下意识的,孟尝就想追上去,只是浑身一软又跌倒在地上,又是一阵恶心反胃的干呕,显然是身子还没从眩晕里醒悟过来。

        突然,耳边又传来一阵野猪嘶鸣的声音,一人一兽一惊急忙向桃林之外的草地望去。

        只见一只赤红色的大野猪正在荒野嘶叫着,周边稀稀疏疏的草苗如同雨后春笋一般茂密生长,从破土出苗立刻长成了一片嫩绿的葎草,这时候,那头身长一丈有余的大野猪才舒舒服服的躺在葎草上欢快的打滚,借助锋利的叶刺倒钩摩擦着皮肤。

        “当康!天下大穰。”

        乖乖,这个家伙如果能抓回去丢到孟地,天天让他叫唤,是不是自己孟地的庄稼也能和这葎草一样,一年百熟?

        按捺住心中火热的心情,孟尝将体型庞大的玉麒麟收回了兽袋,轻轻拍打着心口,尝试让自己冷静下来,随后躺在一颗庞大的桃树下喘着粗气,调理着身体的气力。

        这究竟是怎样的一副天地?山海的世界又为何会变得如此破碎?是天地浩劫?又或者被什么样的存在硬生生的打成了这一副破碎的模样?具体不得而知,能知晓的,便是自己貌似到了龙游大海的时刻。

        只是,不能太操之过急,需徐徐图之,万一惹起兽潮,那可就不是沂水河旁的万兽奔腾那么简单。

        稍微恢复了一番力气后,孟尝起身,随意的从身后的桃树上折下一根粗大的树枝,用来充当拐杖,也用来打草惊蛇。

        异兽的世界,怎么小心都不为过。

        腹中咕咕作响,孟尝才想起来,自己胃里的东西吐得一干二净,如今力气虽然恢复了,但是腹中空空如也,这一片桃林也着实诡异,只是开着桃花,不见一颗桃子,也不知道是这片世界没有四季,还是桃林只会开花,不会结果。

        强忍饥饿,孟尝缓步向前走着,桃林的尽头,是一块巨大的,仿佛被磨平的巨大石盘。

        看着这一张石盘,孟尝脑海里有一丝熟悉感,仿佛什么时候,在哪儿见过。

        带着疑惑,绕着石盘走了一圈,此石平整,有明显的人工打磨痕迹,石盘与一道如温度计一般的刻度衡呈九十度的直角垂直,刻度上有印痕,待吹开灰尘之后,长短不一的刻痕浮现,乍一眼望去,就像是一块圭表,石壁中间指针部位已经腐蚀风化,只有一处深邃的孔洞仿佛是用来插入什么东西的机关。

        这不正是上次梦境之中,那群巨人用人测量日影的圭表吗?心中仿佛有了些许明悟。

        孟尝的身躯突然开始变大,犹如巨人一般自动开启了法天象地,这一片桃林仿佛冥冥之中受到了什么东西的牵引,桃树纷纷拔地而起,居住在其上的耳鼠、野兽、鸟兽、昆虫顿时受惊,向着桃林之外奔逃而去。

        完蛋,自己的宝贝们要跑,孟尝显然是急了,背后火焰巨人浮现,也不知道是因为巨人化的原因,还是自身环境变化的影响,火焰巨人随着孟尝的身躯的体型自动调整了大小,看起来三倍于己,铺天盖地之势犹如炎魔降世,烈焰焚天。

        当康见势不妙撒腿就跑,隔得太远,倒是让他躲过了一截,可火焰巨人一斧之下,也不管地上是耳鼠还是麋鹿或者什么其他生物,一斧下去,“众生平等”,死伤一片。

        来不及细数有没有珍惜异兽的尸骸,孟尝只感觉身上愈发的火热,桃林漂浮在天空之中,逐渐组成了一支桃木杖,被他下意识的抓握在手心。

        似乎心头有着什么明悟,孟尝将刚刚幻化而成的桃木杖一下插在巨大的圭表中央,整个圭表被激活一般,一道又一道影像窜入他的脑海。

        太阳神鸟顽皮不堪,戏弄了巨人们的日影之测,还造成了大片的土地龟裂,这一片本就种植不易的焦土上燃起了堆堆烈火,巨人一整年的种植物,与森林、河流化作了虚无。

        昔日记忆里那位操蛇的巨人首领,怒不可遏的甩出手中的桃木杖,将神鸟打的悲鸣惨叫,然后落荒而逃的飞上高空。

        只见巨人矫健的身姿奔腾,轻松越过大山,一跃便跨过干涸的河流,向着太阳追了上去。

        朵朵金焰从神鸟的嘴中喷吐而出,落在巨人的身上,却被巨人身体上泛起的赤红色纹身所吸收,反而更有力的追杀而去。

        太阳神鸟心中不忿,巨人又如何?不一样是凡胎肉体吗?刚想继续降落烤干巨人,便被一跃冲天而起的巨人追上,手中桃木杖携带着开山之力,回风自转,咔嚓两声之下,神鸟便惨叫的盘旋坠落,吐出滴滴金黄色的血液,滴落在大地上,化作焚烧巨石土壤的岩浆。

        看着落地的巨人又要故技重施,神鸟急忙忍痛继续拉升着高度,向远处逃去。

        祂跑,他追!

        圭表所呈现的画面加速而过,巨人从干涸的大地追击到了水草丰茂的沼泽,密林高耸的森林,不吃不喝,最终来着这片草原之上,看着眼前的大泽,步履蹒跚的走去。

        巨人累了,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上,如何能追得上祂?那毕竟是横于九天之上,耀眼的太阳!

        看着神鸟逐渐飞远,巨人跪倒在地上,手边便是触手可及的大泽,他喉咙嘶哑的发出金石摩擦一般的声音,质问着苍天与大地。

        这一次,孟尝听见了,也听懂了,这是山海独有的语言。

        天地之间仿佛发出回音,复述着巨人的悲鸣。

        “日渎责,其性夭然,其行顽劣,我力将尽,何人可伐之?”

        “帝可伐之!”

        仿佛是回应巨人之所说,一位乘驾黄金战车的伟男子带着五位神异的神灵缓缓的从另一端走出,孟尝顺着圭表所示,眯着眼睛仔细瞧去,其中两人正是先前将他打入北海眼中的水神禺彊,还有出现在共工治水时与其争斗的火神祝融。

        只是这个祝融年轻了不少,比起上次梦境所见,须发火红,英姿勃发,看起来更具实力,脾气也更火爆。

        其余三神,从服饰颜色与体型所判断,或许?正是木神句芒,金神蓐收,以及中土大地之神后土。

        那战车之上威严如煌煌大日,身着玄色华丽长袍之人便是?

        颛顼帝???

        孟尝心中有些澎拜,想要努力瞧清楚颛顼帝的模样,可这圭表此时仿佛自动屏蔽一般,帝的面庞被浓雾遮挡,就像是打上了一坨马赛克一样,让人看不真切。

        真想用力的拍一拍圭表,让他的画面更清楚一些。

        帝凝望着巨人,点了点头,从背上取下一弓红色大弓,递给了五神灵身旁的年轻男子,又从怀中取出一道亮白的光团化作羽箭同时递了过去。

        孟尝心脏跳动很快,这可是大羿的名场面啊,瞬间脱口而出:“彤弓素矰”。

        随即帝的声音传来,也印证了孟尝所说:“帝俊之赠,可透天地,可破万法。羿,速去!荡尽大荒之山,让百兽震惶,念诵我人族威名。”

        年轻的男子将红色大弓背负其背之上,一口吞下白色的短箭,恭敬的单膝抚胸,随即迈着强劲的步伐,接着夸父未完之路,一路奔跑,逐日而去。

        巨人夸父瘫坐在大地之上,看着远去的羿,畅快的干笑着。

        “速饮大泽之水!”

        缩小的巨人摇了摇头,悲怆的嘶哑声传来:“为时晚矣,夸父氏注定消亡,世上当再无夸父,日影之法已定,若无神鸟,大地将再无大日将坠之灾厄。”

        “帝,您所托之事,夸父氏功成矣!”

        随即,夸父手中浮现一座圭表,正是此时为他演化上古情形的此座圭表,夸父轻轻的把它放在大地之上,将修理平直的桃木杖插入圭表之中,一道且长且深的日影在圭表浮现。

        “晩,日影三尺,秋至,粮收时至。”

        此言说罢,巨人身型逐渐缩小,慢慢与常人无异,静静的倒在了大地之上,干渴而死,手中桃木杖再也无力支撑,倒在一旁,化为邓林。

        帝喟然长叹,不住的摇头,看着圭表的日影久久不曾说话,直到羿逐日至偏斜时,帝挥手,后土敛夸父之身,几人回驾,向南而去。

        圭表之影也随即消逝。

        孟尝身躯也随之变回原身大小,脑海里还在不断的重演着刚刚的剧情。

        所以,大羿射日就在其后?所以,夸父逐日是为了定四时节令?所以,大羿荡尽荒山,射杀覆灭凿齿等国与此有关?

        可是,帝为什么要做这些?

        为何这些影像会随着他的出现一一呈现?究竟是有人想告诉他什么,还是因为他所以才会出现这些影像?

        他是谁?我又是谁?这是封神的世界,不是吗?出现山海经已经够离谱了。现在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又是什么意思?

        身型恢复正常,火焰巨人消散,原本应该血亏虚弱的孟尝此刻心中震惊。

        怎么回事?

        为什么这一番动作下来,没有再消耗气血之力?原来作为类似于“技能”描述的图章也消失不见,只能看到身体里六道盘旋的链条若有影若现,就像是?

        dna信息链?原先点亮的图章逐渐化作了链条上的因子不停的旋转着。

        这是什么意思?这究竟是血脉觉醒还是什么鬼东西?

        难不成,这玩意还能用科学解释吗?dna遗传下来的吗?

        准提圣人的话,逐渐在脑海中响起,你的血脉内还有一股强大的诅咒,似乎死死压制住他本来的能力,好生生的神通竟然修行得如同恶鬼修罗道一般!

        呵,谁在诅咒他?为什么跨越到山海后,这股诅咒之力便完全消逝?

        或许,这次山海之行,亦能为他揭开一层面纱!

        不是我要做谜语人,写到这里撑不住瞌睡,写不下去了,先这样吧,凌晨两点了,反正后续的剧情这一段也慢慢开始铺展,没多久,就会埋上这个坑了。今天晚上下班后日红牛,争取周末能多出一些稿子。仲父们有月票的可以给点月票,没月票的也帮忙章节说,书友圈夸一下逆子,祝我出圈。谢谢各位了。